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xx hentao,新手必看

李悦平时在村里就像个开心果,今年刚满十八岁,模样十分周正,前凸后翘,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可爱,但是最近一个月闷闷不乐,因为她觉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难以启齿。

  一个月前,有个亲戚从城里给她带回来一辆自行车,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骑上自行车的时候下边就痒的厉害,晚上回到房里小裤裤上就会有黏黏的东西。

  家里也没人给她说这些,那些东西臭臭的,一时之间她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但是村里有个刘大爷很厉害,这些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刘大爷帮帮忙。

  刘大爷原名叫刘为民,今年四十好几,七岁就跟着老父认中草药,行医几十年也算是个老中医了。

  但一次医疗事故老刘被无辜牵连,误判判了八年,出来之后老刘就发现自己已经老了,女孩儿也根本不会正眼看自己了。

  老刘的条件其实不错,用法院赔偿的赔偿款在镇上开了个诊所,日子过得算是滋润。

  想着趁自己还不算太老,赶紧生个一儿半女,让老刘家香火能续上。

  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风刮得呼呼的,镇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没什么人来看病。

  老刘刚准备把卷帘门关上,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儿,一脸紧张的走了进来。

  老刘也十分喜爱这个李悦,只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这种女孩儿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悦结合的话,以后生出来的孩子,绝对比明星还美丽帅气。

  “刘,刘大爷。

  ”李悦一进来,看到老刘之后,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这里瞅瞅那里看看,没敢正视老刘。

  老刘乘机暗暗打量李悦的身材,她脸小小的,脖子修长,锁骨稚嫩,胸脯饱满的十分夸张,但腰却很细。

  小翘臀下的腿细而长,穿着条粉色的小热裤就像没穿裤子一样,都能看到大腿根儿了。

  细长的双腿又套一双卡通图案的白色长丝袜,散发着无限青春活力。

  只是细看一眼,老刘就觉得自己有感觉了。

  不过他可不敢表露出来。

  “小悦?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吗?过来坐,我看看。

  ”李悦转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看老刘,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刘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买药。

  ”纠结了一会儿,李悦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老刘笑了笑,就问李悦要买什么药。

  说着老刘还用纸杯给李悦接了一杯温水,递过去的时候,还不着痕迹的在李悦细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

  这小手摸起来可真滑。

  李悦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说了三个字:“止痒的……”“止痒?”老刘笑了笑:“哪儿痒?我先看看是什么症状。

  ”李悦听老刘这么一说,顿时两手小手紧张的抓紧了自己的热裤。

  看李悦这么紧张,老刘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点兴奋。

  刘为民赶紧宽慰:“别紧张,有什么说什么,这里只有我,没别人。

  ”李悦深深吸了口气,用纤细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这里……”“这里痒得厉害……”李悦说这话时脸涨红得很,声音也越来越小。

  老刘顺着李悦指的地方看去,看着那裤子下面包裸着部位,加上李悦的话让人没法不多想,身子瞬间就有了感觉。

  “怎么个痒法?给大爷好好说道说道。

  ”老刘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刘是整个村里最会看病的,平时对她还不错,李悦见他也没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讲出来。

  “我其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骑了那个自行车,我就开始这样,有的时候不光是痒,还会出一下黏黏臭臭的东西会出现在小裤裤上。

  ”老刘很认真的听李悦讲完,心里偷乐,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悦现在这个年纪正是动情的时候,这里虽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还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颠颠簸簸的,大腿根挨着那个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觉罢了。

  此时李悦坐在自己对面,由于诊断用的桌子比较高,李悦挺拔的上半身,几乎整个被桌子给托着。

  看着李悦焦急的神情,老刘本想告诉她实情,但是看着她如此饱满的身材离自己不过一二十公分,老刘的心思有些活络了起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

  ”说着,老刘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李悦的胸脯上。

  李悦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李悦的呼吸,老刘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刘的听诊器都在李悦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悦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刘大爷……还没好吗?”“小悦啊,你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会要人命的,传出去也不好听呐。

  ”老刘皱着眉头,一脸为李悦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说这违心的话。

  看着刘大爷紧张又严肃的表情,李悦一下慌了神,连忙抓住老刘的手。

  “刘大爷,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岁,我,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李悦一下子慌了神,抓着老刘的手又滑又嫩,老刘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李悦被一吓变得这么主动。

  老刘知道自己欺骗李悦是不对的,自己还是个长辈,但是在牢里这么多年,一直没碰过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紧,但是这里七大姑八大姨还指着他看病呢。

  老刘自己在心里说服自己,决定不放过李悦,于是神情变得更加严肃。

  “唉,这镇上是发展起来了,但是你这骑着车到处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本来还不是很严重的,但是你拖了一个月,这时间长了难免会痒得难受。

  ”本来李悦就不太明白,现在经过老刘这样一说她自己也觉得老刘说的有道理,现在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刘大爷,你可得救救我,你医术高明,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一直没敢跟家里人说这些事,现在跟老刘一股脑全说了,仿佛看到救命稻草,抓着老刘的手不敢松开。

  “哎哟,刚刚我也是听你讲的,猜了个大概而已,这种病还是要看看具体情况才能下定论,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爷给你好好瞧瞧。

  ”老刘拍拍抓着他的手,看李悦着急的模样,安慰着哄道。

  听见刘大爷的话,像是有了主心骨,听话的点点头,躺到了病床上。

  看到李悦听话的动作,他深呼吸后,决定当一次恶人,大着胆子来到病床前,将手伸向李悦的裤子。

  “刘大爷?你这是?”李悦虽然紧张,但是看着老刘伸过来的手下意识的抓住。

  现在,老刘满脑子都是小姑娘的身体,一张老脸变得和蔼可亲,哄着她道:“大爷给你看病,这裤子不脱怎么看?”李悦犹豫了,她虽然不懂,但是她妈跟她说过,女孩子的身体不能随便给人看。

  可是,她现在生病了,刘大爷是医生,应该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来吧。

  ”李悦有些害羞,小脸比刚才还要红,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能不害羞吗?李悦将裤子慢慢褪下来,只留下了一条小裤裤,小裤裤上还有蕾丝花边,老刘也没想到李悦里面穿得这么好看,裤子脱下来后确实有一股特殊的味道,闻到这个味老刘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这样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吗?”李悦将头偏向一边,抿着唇,将小裤裤掀起一条缝隙,余光看着老刘。

  她看不懂老刘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来了,身子也渐渐难受起来。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刘吞咽了口唾沫,渐渐地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变得难以控制,随后他慢慢凑过去。

  “啊,不要,大爷,不要碰啦,那个地方好脏哦。

  ”李悦感觉到老刘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体,她像是被电击中一样,有些微微的颤抖,然后害羞又紧张的说到。

  (儿童益智故事)“我妈跟我说,跟我说男人碰了我这里会晦气,运气不好。

  ”李悦羞嗒嗒的抿着唇,一脸的纠结,她觉得老刘帮她看病对她挺不错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刘感觉到李悦的关心,心里有些愉悦,而且他发现李悦应该未经人事,于是看着李悦一脸高深莫测的说:“你刘大爷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给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话音刚落,老刘就将手伸了过去,以看病为由,光明正大的占着小姑娘的便宜,这一来二去的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体快要炸开了。

  听着老刘的一番豪言壮语,李悦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这老一辈都是封建思想,老刘一点都不怕,就是为了想给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还扭扭捏捏的,觉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动将腿分开了些,方便老刘看病。

  “刘大爷,我还有救吧?”她觉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骑自行车才会这样,现在她被老刘碰着也会有那样的感觉,而且比那种感觉强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声了。

  老刘看着李悦担忧的神情,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禽兽,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镇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现在他就好像被恶魔控制住一样。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疗起来很麻烦,没事咱们慢慢来,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爷给你说的话。

  ”老刘仗着李悦不懂,开始打起李悦的坏主意,现在就等着李悦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爷你说,我都信。

  ”还好有救,李悦心里松了口气。

  老刘现在的理智已经被恶魔吞噬,看着李悦若隐若现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现在这姑娘对于性方面确实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经的学生,脑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来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须毫无破绽。

  “其实你这个已经严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觉到不舒服,对吗?现在用药物已经没用了,只能用东西,把里面的异物逼出来,这样你的病就好了。

  ”“这东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刘说到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但是什么?很贵吗,要多少钱?”李悦细眉一蹙,有些担忧。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给你给小姑娘看病,难不成大爷我还收你的钱?”老刘为了表达自己为了李悦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对着李悦说道,“只是这东西需要大爷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个地方,大爷怕你不能接受,所以……”还好不是因为钱,可是,刚才只是被刘大爷碰了几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还不得害羞死,这可怎么是好。

  不过人家刘大爷也是为了自己的病,治病还不收我一分钱,我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况刘大爷对我已经这么好了,“我没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净,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悦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小裤裤直接脱掉,露出了让老刘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这样,大爷去拿药。

  ”看到李悦直接脱光,老刘激动得身子立马有了反应,还好他的白大褂遮挡得住,匆匆走到药柜前拿了无副作用的软膏,顺手将门关上。

  心里寻思,这小姑娘就是好骗,现在他只要慢慢激发她内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钩。

  回到病床边,老刘将药膏涂在自己手上,将手伸了过去。

  “谢谢你,刘大爷。

  ”李悦是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谢谢刘大爷,看向刘大爷的眼神甚是感谢。

  她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老刘的眼中。

  可是为什么她一被老刘碰到,她就会有触电的感觉,更加奇怪的是刘大爷的手指开始活动的时候有一种被大火吞噬的感觉,热,难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刘大爷好心给自己治病,再多的话都被吞进肚子里。

  “小悦,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这里也涨涨的,有些难受?”老刘一只手微微颤抖的落在李悦胸前饱满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没有停止活动。

  他现在想着自己穿着白大褂,然后对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做着这种事,一时之间兴奋不已。

  “是是是啊。

  ”李悦震惊的点点头,刘大爷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自己真的病的不轻。

  老刘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你现在这个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里面的东西排出来。

  ”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我这样弄着肯定会有感觉,老刘心里暗喜。

  “我们按摩加快吧。

  ”老刘面上十分正经,借着治病为由,将手堂而皇之的伸进李悦衣服中,开始挤按起来。

  “嗯~谢谢,大爷。

  ”在这样双重的冲击下,李悦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现在的李悦对男女主是确实是一窍不通,被老刘这样袭击胸部还没有一点防备之意,反而觉得害羞,真以为是在治病。

  可能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触碰,她感觉自己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难。

  “小悦别见怪,大爷这也是为了治病,免得你涨得难受,为了更快的将东西排出,我们只能这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老刘敏感的察觉到李悦有些排斥,为了不让她反感,老刘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一番,减慢手上的动作,温柔的按摩着她的肌肤。

  本来李悦确实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还要抓我的胸部,现在被刘大爷这样一解释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刘大爷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处处在为我考虑。

  “我明白大爷是为我好,你再快点吧,我忍受得住。

  ”现在的李悦已经被刘大爷弄得大脑一片空白,而且刘大爷动作越快,她就感觉越舒服。

  老刘眼瞅着李悦一副情动的模样,可把他给高兴坏了,那双长有老茧的手在李悦身上游走着,柔软的触感一下一下的冲击着他的神经,以及最后一丝理智。

  “不愧是没干过活的小丫头,这皮肤摸起来就是跟那些妇人不一样,摸着真舒服。

  ”老刘享受着自己的手摸到的触感,不一会就听见李悦因为可望被挖掘出来而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有种魔力,将他整个人都漂浮起来。

  再看看李悦现在,被老刘按摩着,开始憋得满脸通红,难受得要命,可现在,大概是被刘大爷的按摩给引起了内心深处对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变得舒服起来,开始配合着刘大爷的手对自己的按摩。

  李悦觉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点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一种无法描述的东西也跟着感觉出来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经常撒尿的角落竟然藏了个人,还是个女人!  被王小野发现,郑红梅索性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毕竟这种充满尿骚味的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可她刚从黑暗中走出,顿时感觉到了王小野那炙热的眼神。

    定住神的王小野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他没想到偷窥自己的竟然是村长的大儿媳妇郑红梅,她身上穿着的薄纱T恤被雨水浸湿后,里面黑色胸罩清晰可见,胸脯将薄纱撑起,格外诱人。

    可真正吸引王小野的不是这,而是下身那两条笔直光滑细腻的玉腿,刚才因为王小野来的不是时候,所以郑红梅根本来不及穿裤子。

    躲到那角落中后,更不敢穿,怕发出动静被王小野给发现。

    所以她现在站在王小野面前,两条几乎无遮拦的玉腿直接显露在了他的眼中,看得险些让王小野鼻孔喷血。

    感觉到王小野炙热的眼神,郑红梅短暂的慌神后,目光突然落到了王小野小腹下那再度产生反应的地方,眼中透着一丝贪恋和渴望。

    “臭小子,你这大家伙可真坏,竟然想尿姐姐一脸……”  毫不在意王小野炙热的目光,郑红梅突然上前一步,香软的身子一下贴到了王小野身上。

    感觉到那异样的磨蹭,他红着脸,慌乱不堪地叫道:“梅姐,你咋在这里?”  “姐姐等你呀……”郑红梅看着王小野的反应,咯咯一笑,突然凑到了他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温热的身体几乎贴到了他的身上,忍不住伸出了手。

    这一瞬间,王小野全身的血液就好像全部奔涌向那个地方,他叫道:“姐,你快松开,我受不了啊!”  “这就受不了了,姐姐还想试试你这大家伙,没想到你这么不中用。

  ”  郑红梅非但没有松开手,反而更加用力,疼的王小野懵了一下。

    可转念一想,他的心一下火热了起来,一脸戏谑地看着郑红梅潮红的脸蛋:“姐,你敢试试?”  “姐啥没见过,有什么不敢!”一脸潮红的郑红梅,看着这吓人的家伙,喉咙咕咚一声,心中的那一丝忐忑很快就变成了渴望……兴奋之下的郑红梅不自觉的一用力,王小野本能一声闷哼,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激荡着他脑海,险些就被她这一下给捏崩溃,连忙伸手抓住郑红梅的玉手。

    “怎么,你小子不敢了。

  ”被他这么一阻止,郑红梅挑衅似地看着她,粉舌舔舐了一下嘴唇,动作分外勾人。

    郑红梅这么一说,王小野顿时不干了,看了一眼庙外,脸涨得通红连忙开口解释:“姐,这破庙人来人往的不安全,外面的雨差不多停了,要不去前面的荒废的果园?我记得里面可还有一张床……”  “行,今天你最大,姐听你小子的。

  ”郑红梅红着脸,不知道说的到底是哪大,可王小野却听出了她话中的撩拨,心中更加火热。

    妈的!等到了果园,老子一定要让着臭娘们跪着求饶!  说走就走,王小野快速穿上裤子和上衣,然后一脸贪恋地看着郑红梅将那条湿裤子穿上,两条白皙的美腿在眼前不断晃荡。

    走到庙外只剩下濛濛细雨,可心口火热的两人却毫不在意,都加快了脚步朝着前面赶,不经意看了他手里的铁楸,郑红梅忍不住问道:“你拿铁锹干啥去了?”  “今天是我妈妈去世的第三天,我去坟地给我妈圆坟去了……”王小野心中的兴奋一下就低沉了许多。

    “哦……”郑红梅想起王小野已经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了,怪可怜的,就不想提起他的伤心事,就又问,“你母亲的坟地不是在村西头吗,你怎么到破庙这边来了?”  “我这不是过来考察果园吗,结果碰到这大雨……”王小野说到这里,突然想从这个村长的儿媳妇嘴里探听点消息,就问道,“梅姐,听说村里的这个果园想发包给个人?”  郑红梅一阵警觉,水润的眸子转了转,问道:“你想承包这个果园?”  “不是我,是我在职高的一个同学想承包……”王小野沉吟着说道。

    “你的同学承包果园做什么?这些果树已经结果不多了,会赔钱的!”  “他当然不是指望这些果树受益了,是想办个生态养殖园……姐,这么说,村里真的想往外发包了?”王小野只想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准确的。

    郑红梅的丹凤眼里充满着抵触,说道:“村里是想发包,但你就不要有什么想法了,这150亩果园我们家承包了,村里正在研究着呢!”  王小野不想打草惊蛇,便不再说果园的事情,就转了话题嘿嘿一笑。

    就在这时,一道雪亮的闪电划过,一声霹雳在头顶炸响。

    “啊!”郑红梅惊叫一声像受惊的小鹿一般窜到王小野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王小野,我怕……怕打雷!”  王小野顿时被电流击穿了一般,女人的芬芳,女人柔软的身躯,尤其是她胸前的妙地弹着他。

  但他意识到她不是装的,她的身体确实在颤抖,这个女人真的怕雷。

  王小野忍不住紧紧地抱着她,说:“打雷有什么好怕的?”  “我……从小就怕雷,怕的要死……”一道闪电又划过,郑红梅又是一哆嗦,更紧地抱住王小野,又是一声炸响,又开始有雨滴落下来。

    看到这雨又要开始下了,王小野急忙说道:“梅姐,我们还是快点去果园吧!”说着,拉着郑红梅就朝前面跑。

    带着郑红梅香汗淋漓地跑到果园旁边的小屋,王小野这才暗松了一口气。

    这是以前看果园子人住的房子,自从一年前果园荒废了,这个房子也就没人住了。

    外间是做饭的厨房,里间是卧室。

  房子里已经没有任何家具和物品,但里间的半截炕和一张大木床还在,只是火炕上已经没有了炕革,裸露着褐色的泥巴的炕面。

    倒是那张木制的双人床上的床垫和床单都在,而且上面还很干净,原因是这里经常有人来约会打炮,这里几乎成了偷情男女的炮房了。

    王小野拉着郑红梅直奔里面的卧室,因为那张床是整个屋子唯一可以坐的地方。

    两个人跑进来都有点气喘吁吁的,而且衣服都被雨水淋湿了。

    郑红梅本来就很薄的T恤紧贴在身上,前面傲人清晰可见,看得王小野差点流鼻血…… 两个人刚坐到床边,一道超强的闪电划过,一声炸雷又响起,郑红梅忍不住一声尖叫,慌不择路地躲进王小野的怀里,胸前的柔软紧紧地挤压着王小野的胸膛,而且蛇一般的手臂牢牢地缠着他的脖子。

    这一抱弄得王小野有些心猿意马,忍不住伸手开始在她身上游离起来。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你这个贱货,我说(我的尤物女友们)在车里,你偏说要来这个房子里来,草,浇成落汤鸡了!”  “我就不喜欢在车,不舒服,你要是不想玩了,你自己就回你车里去吧!”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之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临近。

    躲在王小野怀里的郑红梅顿时一哆嗦,外面这男人的声音这样耳熟?  她急忙起身来到那扇小窗前往外面看去,当看清外面正要进来的一男一女后,她顿时惊慌失措的跑回床边,急促地小声说道:“我公公和小花鞋……要是让我公爹看见我们在这里,那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快,我们快躲起来!”  王小野也傻眼了,郑红梅的公公就是村长孟武,要是被他发现自己和他儿媳妇在一起,那还了得?而且,这个小花鞋是自己女友许雅丽的表姐,这事传到许雅丽的耳朵里就麻烦了,本来许雅丽就因为他拿不出彩礼,已经对自己很冷漠了,如果自己又发生绯闻,那就更不可想象了。

    他也觉得必须躲起来,可是躲在哪里?  王小野四处看着,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哪有藏身的地方?  郑红梅却焦急地叫道:“我们藏到床下去……快!”说着就往床下推他。

    也只有床下能藏住他们两个了,那是一张双人床,而且有床单垂到下面,藏在下面只要不出声音是不会被发现的。

    王小野刚钻进床下,郑红梅就慌乱地钻进来。

  床下的空间不大,要想隐藏好,两个人只能紧紧地抱在一起躺在里面。

    郑红梅小猫一般的猫到王小野宽阔的怀里,香软在怀,可王小野根本不敢大喘气,只能咬牙硬撑着,不过却不影响他鼻孔吸着郑红梅身上的芳香。

    两个人在床下刚平息了急促的呼吸,外面的房门就开了,村长孟武和他的情妇小花鞋就跑进来。

    村长和小花鞋似乎对这屋子也很熟悉,也是直奔里屋的那张大床……五十岁的村长孟武,却保养的和四十岁差不多,红光满面,不大的眼睛里是慑人的亮光,只是他的身体过于肥胖,挺起的啤酒肚像个孕妇。

    跟在村长孟武身后的小花鞋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体态很风骚惹火,皮肤娇嫩嫩的,脸上描眉打鬓很妖冶的样子,上身是水绿的小衬衫,下面是黑短裙,都已经被雨淋透了,紧紧贴在凹凸有致的身躯上,尤其是身前高耸特别的惹眼。

    屁股已经搭到床边的小花鞋,有点呼吸急促,高高的胸脯起伏着,一边理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娇声说道:“你托我办的事,我已经办到了,我表妹许雅丽已经同意嫁给你家二小子了!我是磨破嘴皮子才把她说通的……”小花鞋歪头瞥着他,娇嗔说道。

    村长确实小眼睛一亮,很兴奋:“这是真的?可是,许雅丽还是王小野的女朋友哩!”  “你就听好消息吧,用不了多久,雅丽就会和王小野分手的……”小花鞋说着,就将自己湿透了的小衫脱下来。

    躲在床下的王小野,顿时心里咯噔一下,草他妈的,难怪许雅丽最近对自己很冷漠呢,原来是移情别恋了,竟然还是小花鞋给拉的皮条!  他顿时有些气恼,身体一动想出去和小花鞋算账,但他没动了,因为他的身体被郑红梅双臂抱的紧紧的,而且,她如兰的气息还在他耳边轻轻吹着,意思是要忍耐,不要动。

    王小野真的忍住了,他还想听听村长和小花鞋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既然你为我办件好事,那我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过两天我就把王小野的那个门面房收回来,租给你开美发店!”村长说着,便不失时机,轻车熟路地解开小花鞋红色的罩罩,双手在她的高地上攀爬着。

    “大哥,你真够意思啊,我梦想着着在那里开美发店,这回算是如愿以偿了!”小花鞋竟然激动的亲了村长一口,任由村长的大手在她身肆意游走。

    “乖乖,哥稀罕死你了!”一声哥叫的村长神魂颠倒。

  

  爱情和事业就像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一样,你必须要有个倾向,那么你倾向于哪个呢?测测看吧。

    如果有一天你要出国了,是第一次而且是一个人出国,来到一个语言不通的国家,你会最害怕什么?  A.护照证件不见了  B.身上没有一毛钱  C.被以犯罪嫌疑居留  D.受骗(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遇到坏人  答案:  选择A:你的事业心很重,为了冲刺光明的前程,你可以暂时不顾儿女私情。

  你的爱情也不喜欢对方太黏你,喜欢享受对方的爱却又吝于付出。

  成功的背后的确是需要一个伟大的男(女)人,只是对方也有被爱的权利。

  建议你别把工作跟爱情分得太清楚,有时候也可以跟你的爱人分享工作上的心酸,别以为这无所谓,一个你不常陪伴的人,他宁愿可以是你最后的依靠也不想总是依靠你。

    选择B:基本上你的另一半如果不是感情用事的人,相信你们会是很幸福的一对,很多事情也都可以一起面对。

  平常可以享受感情的甜蜜,也间接化解了工作上可能面对的压力。

  只是有时候压力常来自于工作,你也常因此而不小心伤害了爱自己的另一方。

  别太相信另一半就一定能体谅你的情绪宣泄,理性的人就该好好用理性解决事情,感情用事只会造成双方永难磨灭的裂痕。

  测试:爱情和事业你倾向于哪个  选择C:你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有时候宁愿成全爱情,也甘心放弃自己辛苦打拼的事业。

  只是只有爱情也不能没有面包,这个社会实在是样样都要钱,大多数的夫妻吵架也都是因为钱。

  没有了过得去的经济环境,你也可能得不到心里憧憬的爱情。

  建议夫妻双方可以好好协调,例如其中一方可以维持小部分的经济独立,都可以在照顾家庭之余,还能够分担家计以及另一方的生活压力与辛苦。

    选择D:基本上你的事业心本来就不算重,甚至也不喜欢工作,所以你会花很多心思在爱情上,也容易博取对方的好感进而愿意跟你在一起,等到婚后才会感受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钱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你对工作的消极态度对方看在眼里是又气又难受,你们也不可能再恢复婚前的甜蜜。

  对工作不积极就努力钻研自己的专长兴趣期能杀出一条活路,否则再多的甜言蜜语也抵销不了现实的无奈。

  测试:爱情和事业你倾向于哪个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690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461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4772.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6962.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4385.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4392.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41.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4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