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啪 啪 啪 研習,新手必看

生性多疑,总怀疑妻子出轨,最终怒气难忍竟当众将自认为的“情敌”砍死。

  近日,福建省顺昌县检察院(办公室爱爱)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杨顺荣批捕。

  杨顺荣是顺昌县仁寿镇村民,生性多疑的他平常总觉得妻子背着自己出轨。

  今年4月4日,杨顺荣突然间想起自己2010年去厦门办事时,妻子称要喝朋友徐某的喜酒,不肯同去。

  他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当即打电话向徐某弟弟询问,得知徐某当年结婚时确实没有办喜酒。

  郁闷之下,杨顺荣又胡思乱想起来,想起不久前妻子曾与本村男子林某一同上山采过野菜,便认定妻子和林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在质问妻子未果后,杨顺荣恼羞成怒,持刀找到正在村里食杂店打牌的林某,对其头部连砍十余刀致其死亡。

  案发后,杨顺荣到公安机关投案。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张暗暗欣喜,又一次握着莫晓梅雪白的两只乳兔,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缓缓的吸允着。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张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张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欲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变换着形状。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张医生?”莫晓梅那里当然最敏感了,连忙夹住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晓梅又闭着眼,老张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晓梅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张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张不满足这些,想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

  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张连哄带骗。

  莫晓梅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晓梅隔着衣服,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张有点心虚,松开了莫晓梅。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张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晓梅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张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老张敢肯定,莫晓梅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晓梅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张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当然是要脱了内裤。

  ”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

  ”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张这样说,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晓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裤衩上,还湿了一片。

  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应该会很美的。

  “快点吧,不要让毒扩散了,我到时候也没办法,给我检查。

  ”老张催了(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起来,免得夜长梦多,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要趁热打铁。

  “嗯,这就脱呢。

  ”莫晓梅满面羞红,闭着眼,缓缓的,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瞪大眼睛,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

  终于,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这里没有被人碰过,还是一块禁地。

  干净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纯洁啊,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

  老张感到很激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成熟的大姑娘,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

  很美很动人,他几乎忍不住,想要过去,占有莫晓梅,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个,张医生,你别那样看人家嘛,好难为情的,你开始检查吧。

  。

  ”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为了给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这就开始了,你要忍着点。

  ”老张装模作样的,为了不让莫晓梅起疑心,他故意弄了一点润滑油一样的东西,涂抹在了莫晓梅的两腿间,用手轻轻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着,缓缓的,感受这年轻美女的身子。

  “嗯,好痒呀,张医生,你越弄我越痒了,怎么回事嘛。

  ”莫晓梅夹紧了双腿。

  “这是正常的反应,是在排毒呢,你忍着点,很快就会舒服一些了。

  ”老张喘着粗气,激动的手发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满足,他裤子里的东西,已经膨胀的不行了,简直快要顶破裤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晓梅欢爱,他需要发泄。

  这两年憋的太久了,实在是很难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晓梅的身子里,慢慢的动了起来。

  “啊,不行,张医生,你弄的人家有点疼了,更痒了。

  ”莫晓梅身子发抖,那里才没有被人那样对待过,她满面羞红,只觉得两腿间更加湿润了。

  “忍着点,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老张真担心她叫出来,让村里人听见了,那还得了,尤其是她爸爸村长要是发现了,估计要把老张给扒皮抽筋呢。

  莫晓梅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老张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浑身软绵绵的,娇喘着快出不了气了。

  大概是处于一种本能,居然按住了老张的手,夹紧了腿磨蹭起来。

  看着她眼神迷离的样子,老张知道,莫晓梅被自己弄的动情了。

  这可是最好对她下手的机会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这个年轻的身体。

  “嗯,啊,张医生,我怎么觉得那里更痒了呀,好难受,我这是怎么了,毒排出来了吗。

  ”莫晓梅紧张的问。

  老张想了想,说道:“还差一些,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说,你让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着,背对着我,把眼睛闭上,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就行了。

  ”老张搂着她的小蛮腰,心里暗喜,从后面她就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了。

  莫晓梅点点头,翻过身来,爬在了床沿上,两腿夹在一起,翘臀对着老张,然后闭着眼。

  “好了,张医生,你可以开始了。

  ”老张心砰砰跳,莫晓梅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浑圆的屁股,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脊背,时刻都在诱惑着他。

  他紧张的过去看了看门窗,都关好了,他这才过来,轻轻的搂着莫晓梅的小蛮腰,缓缓的抚摸着她的翘臀,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着她那饱满的酥胸。

  随后,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缓缓的在后面,磨蹭着莫晓梅的两腿间,试图朝她的身子进入。

  “啊,好热,好烫,张医生你在干什么呀?”莫晓梅觉得不对劲,回头看了看,发现老张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吓的脸色一变,非常紧张。

  老张也有点担心,赶快捂着,这时候,要是莫晓梅说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晓梅也是正要大叫呢,老张灵机一动,立刻捂着她的嘴巴。

  “别吵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是为了你?”莫晓梅立刻推开他的手。

  “为了我,张医生,什么意思呀。

  ”“你难道不知道,为了给你排毒,我被感染了,你看我这里,都肿了,你没发现吗?”老张干脆把他的那根东西展示给莫晓梅看,假装问心无愧。

  莫晓梅一愣,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这大山村里很封建,莫晓梅只见过小男孩的下面,非常的细软,像老张这样粗大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被老张这样忽悠,她居然认同了。

  “哎呀,对不起张医生,是我害了你,那可怎么办?你会不会也死了。

  ”莫晓梅眨着单纯的大眼睛。

  “当然了,我这要是不排毒,我也会死的,哎。

  ”老张假装很难过。

  “那你要怎么排毒?”莫晓梅问。

  “这个,恐怕需要你帮忙,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老张开始循循善诱,他知道莫晓梅被骗着了。

  “你说,张医生你帮了我,我应该回报你的。

  ”莫晓梅立刻说道。

  “有个办法,非常见效,就是用你的嘴巴帮我消肿排毒,轻轻的咬着它,很快它就会好起来的,但是你一个年轻姑娘,恐怕不合适,还是让我死了算了吧。

  ”老张说完故作悲伤,捂着额头,坐下来叹气。

  莫晓梅一听,很快说道:“你不能死的,你死了,我也就没人救了,张医生我帮你就是了。

  ”老张没想到莫晓梅居然同意了,他刚要说什么,莫晓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张嘴就去含着他两腿间的那根东西了。

  但是莫晓梅显然没有经验,而且老张的那玩意实在是粗大的很,她张嘴试了几下没能成功。

  老张连忙扶着,让她用手握住,教她该怎么做。

  “嗯,我知道了。

  ”莫晓梅再次张开小嘴,伸出舌头,朝老张那里慢慢的添了起来。

  

温喆从帘子里一出来刘春杏就好奇的问他,温喆嘿嘿一笑,“没啥大病,就是那东西不中用了,我给他扎几针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还在这里窝着干啥?”刘春杏一脸的不信,他哪知道温喆没有行医执照啊,要是有的话就凭他这针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时候弄个行医执照了。

  ”温喆暗暗的想到,他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到了考执照的年龄,不过他初中都没混毕业,而且行医执照也十分不好考,温喆为这事犯起了愁。

  刘春杏这个人还是比较不错的,几天相处下来温喆就摸透了她的脾气,两人在卫生室里也变得有说有笑。

  这几天钱寡妇和淑芬都没找过温喆,温喆知道钱寡妇是让自己给吓着了,而淑芬肯定是躲不开钱高强,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温喆不禁有些憋的难受,一看见刘春杏那肉嘟嘟的身子就想把她搂进怀里好好的弄一下。

  “春杏姐,今晚你们小王村放电影,去看不?”刘春杏是小王村的,她比温喆大三岁,温喆第二天上班就开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刚吃完饭温喆就问刘春杏,他是刚听说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也没事,那就看去呗。

  ”刘春杏一点都不矫情,直来直去。

  晚上一下班两个人就骑着刘春杏的自行车往小王村跑,电影七点开始放,他俩下班都已经是六点了。

  “哎呀小喆你慢点,我都快让你颠到地上去了。

  ”小钱村离小王村十几里路,也不是太远,不过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温喆专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刘春杏直冲他喊。

  “你抱紧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吗。

  ”温喆有他的心思,刘春杏一直都是用手把着车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刘春杏那对大肉球,所以就专捡坑包的路走。

  刘春杏好像也知道温喆的心思,还是死死的把着车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颠碎了。

  ”温喆找了个大坑骑了过去,把后面的刘春杏颠的都差点喆出去,下意识的搂住了温喆的腰。

  而温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压迫就更来劲了,一个劲的猛颠,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车的后车圈都颠变形了。

  “要死了你,专挑坏路走。

  ”刘春杏打了温喆一下,不过看样子没怎么生气。

  这时放电影的帆布都已经拉开了,不过还没开始,小王村放电影的地方在村委会里,这个时候院子里已经坐满人了,连一边的大树上都爬满了孩子。

  刘春杏不住的和人打着招呼,把自行车扔在外面也不管,拉着温喆就往里面挤。

  有不少人都问刘春杏带的小伙是不是她对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挤,挤了好半天才算找到个位置,两人一前一后坐了下来。

  没过多大会电影就开始放了,是抗日游击队。

  温喆坐在刘春杏身后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就往前凑了凑,两条腿从刘春杏两边伸过去,然后轻轻搂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刘春杏是看的聚精会神还是没注意,也没反对。

  温喆胆子不由大了不少,开始在刘春杏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别闹。

  ”刘春杏抓住温喆的手扔到一边,又开始聚精会神的看电影。

  温喆停了一会,然后又将手放在刘春杏的小肚子上,不过这次刘春杏倒是没说什么,也不理温喆。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温喆把裤裆对准刘春杏的屁股,轻轻往前一顶。

  刘春杏被温喆顶的一动,回头瞪了他一眼,不过没说什么。

  温喆嘿嘿一笑,用手把自己的大家伙扶正,然后直挺挺的顶在刘春杏的屁股上。

  “小喆,别闹,把你手拿开。

  ”说完刘春杏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随即就感觉不对,自己肚子上应该是两只手,低头看了一下确实是温喆的两只手,刘春杏不禁有些迷惑。

  “他两只手都在这呢,那他拿啥顶的我?”忽然刘春杏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就变的通红。

  虽然她性格有些泼辣,但哪里经历过这事。

  “他是用那东西顶的我?”想到这里刘春杏的脸就更红了,也幸好现在天黑,虽然电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没人能看的出来。

  “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刘春杏恨恨的想着,后面有根棍子顶着她也没啥心思看电影了。

  只感觉屁股那传来痒痒的感觉,倒是挺舒服的。

  而温喆见刘春杏不吭声就更来劲了,屁股一耸一耸的,心里还喊着口号。

  “嘿就、嘿就。

  ”这感觉十分刺激,温喆不自觉的就把双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刘春杏的胸脯上。

  手上刚一加劲温喆就是一咧嘴,刘春杏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赶紧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虽然刘春杏的胸脯很大,摸着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实在是太狠了,温喆估计胳膊已经被她给掐紫了。

  这时电影刚好演完,刘春杏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看温喆,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春杏姐,咋不看了呀?还有一个没放呢。

  ”温喆跟着刘春杏,刘春杏也不说话,直到外面一个没人的地方刘春杏才转身又掐了温喆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没有啊春杏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别掐了,疼。

  ”温喆被刘春杏追着掐,温喆跑了几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将刘春杏抱在怀里,紧接着就说:“春杏姐,咱俩处对象吧。

  ”刘春杏没想到温喆会忽然转身把她抱住,刚想挣扎一听到温喆的话顿时就不动了,傻傻的看着温喆问了一句:“你说啥?咱俩处对象?”温喆使劲的点了点头:“我没娶你未嫁,还在一块上班,咱俩处不刚好吗?”刘春杏一听这话脸腾的一下又红了,活这么大还从来没人向她表白过呢。

  “那个啥,小喆,我比你大三岁呢,咱俩不合适。

  ”“啥不合适呀,女大三抱金砖,我感觉咱俩挺合适的,要不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给我当对象。

  ”说完温喆就在刘春杏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次刘春杏没有生气,而是脸变得更红了,支吾了半天才说了句:“俺得回家问问爹娘。

  ”温喆心说还问个屁,又搂又抱的,这不是对象是啥。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温喆嘴上不敢这么说,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问问你爹娘,完了再定这事。

  ”话音一落温喆的嘴就亲到了刘春杏的嘴上,刘春杏只是略微的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抵抗,任由温喆亲她。

  怀里搂着个肉乎乎的女人温喆只感觉下身严重充血,一根棍子又支了起来,顶在刘春杏的小肚子上。

  随后温喆的手也抓在了刘春杏的胸脯上,刘春杏长了一对大胸,虽然隔着衣服但温喆感觉一只手根本就抓不住。

  刘春杏被温喆弄的呼吸十分急促,不过她脑袋里还有一丝清明,知道这是在她们村,万一被人看到不好。

  “小喆,快松开,来人了。

  ”又有几个人从村委会大院里走了出来,嘴上都叼着厌倦,隔着老远都能看到那烟头一闪一闪的。

  “小喆,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明天上班了咱俩再谈这事。

  ”温喆点了点头,虽然他有心现在就把刘春杏放倒但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只能等待机会。

  反正俩人天天都能见着,机会多的是。

  “行,春杏姐,你回家吧,我也得回去了,还有十几里路要赶呢。

  ”刘春杏想把自行车给温喆骑被温喆拒绝了,笑呵呵的朝小钱村走去。

  十几里路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温喆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小钱村的村口。

  到了村口温喆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一路下来走了一身臭汗,得先歇会,然后到河套洗个澡再回家睡觉。

  今天是十六,月亮特别的圆,温喆歇了一会起身奔河套走。

  河套两边都是高粱地,也没有路,温喆在高粱地里钻了半天才走到头。

  忽然温喆听到一阵“哗哗”的撩水声,抬头一看,顿时眼珠子就直了。

  此时河里正有人洗澡,不是别人,正是被温喆救过一命的钱寡妇。

  钱寡妇是背对着温喆,温喆急忙往后退了几步,退到高粱地里。

  这高粱地种的十分规矩,横竖成排。

  虽然前面还隔着几拢高粱但温喆依旧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钱寡妇正在擦洗着身子,一边的大石头上放着个手电筒,正照在她的身上。

  虽然月光十分充足,但毕竟影响视线,要不是钱翠云身边摆着个手电以温喆离钱翠云的距离,也只能看个大概的轮廓。

  钱寡妇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轻轻的擦拭着身子,渐渐的由背对着温喆变成了侧身,一对不大不小的肉峰傲然挺立在空气中,屁股很翘,而且大腿也长,被手电一晃那身子显得更白,看的温喆不住的吞口水。

  尤其是钱寡妇有时候一拧身子,温喆都能看到她下身那不是很茂密的森林,这更加让温喆兽血沸腾,几乎都想冲过去直接把钱寡妇干倒。

  洗了一会钱寡妇好像是感觉有些累了,坐在放手电的大石头上休息。

  一脱离了手电的光芒温喆就看不清楚了,钱寡妇的身影就变的有些模糊了。

  “嗯。

  ”钱寡妇舒服的哼了一声,蹲在高粱地里的温喆一愣,随即就模糊的看到钱寡妇的一只手好像在摸自己的胸脯。

  隔了一会钱寡妇的一只手像下身摸去,忽然钱寡妇“啊”了一声,紧接着摸着下身的那只手不停的蠕动,速度越来越快,而且钱寡妇的叫声也开始越来越大。

  难道她这是在“自摸”?温喆心头一颤,这可是个好机会!此时的温喆浑身燥热,身上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再爬一样,下身的棍子顶在裤子上顶的生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摸”的钱寡妇,只想冲出去用自己的大家伙来代替她的手。

  此时的钱寡妇完全不知道旁边还有人在偷看她,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

  手上的频率也越来越快,那一声声浪叫仿佛锥子一样钻进温喆的耳朵里,温喆只感觉自己的下身好像都要被憋爆了。

  “不行,得冲上去,哪怕是用大枪在她的洞口磨磨也过瘾呐。

  ”“小喆,小喆,睡婶子,你快睡婶子,用你的大家伙睡,快。

  ”钱寡妇忘情的喊着,而蹲在高粱地里的温喆当时就愣住了,好半天(两根一起插进去)才回过神儿来。

  乖乖,这钱寡妇“自摸”居然把自己当成幻想的对象,温喆心里大喊:“婶子,今天我要让你梦想成真。

  ”想到这里温喆迅速的把自己脱的精光,像离弦的箭一般冲向钱寡妇。

  听到声音的钱寡妇迅速抬起头,当看到一个人提着大枪朝她冲过来顿时就吓的呆了,紧接着就要开口大叫。

  “婶子,别叫,是我小喆。

  ”温喆三步变作两步冲到钱寡妇跟前,一把就将她的嘴捂住,随后说道。

  钱寡妇见是温喆两眼直愣愣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才示意温喆放手,将一只手从下身抽出,说道:“小喆,你怎么在这?你什么时候来的?”“刚来,听到婶子你叫我我就出现了。

  ”被温喆一说钱寡妇顿时脸上一红,而温喆则不客气的抓住钱寡妇一个肉球,一低头就亲住了钱寡妇的小嘴。

  “唔唔唔!”钱寡妇悴不及防,被温喆亲了个正着,急忙一扭脸,躲开温喆的进攻,说道:“小喆,你这是干啥,这可不行。

  ”“有啥不行的,婶子,你不是想我吗,我来了。

  ”温喆一只手在钱寡妇的肉球上反复的揉搓,钱寡妇感觉浑身好像都失去了力气,心里既想挣扎又想让温喆继续,矛盾异常。

  温喆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顺着钱寡妇的肚子滑到下面,手指直接抵在她的大门口,轻轻往里一按。

  钱寡妇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迅速抓住她下身的那只手,摇了摇头。

  “小喆,那里不行,婶子不能让你摸那里。

  ”“婶子,刚才我看你自己在摸,现在我来帮你。

  ”温喆哪还管钱寡妇让不让,一根食指几乎全根没入钱寡妇的大门。

  钱寡妇舒服的哼了一声,随即就闭起眼睛,任由温喆在她那里摆弄。

  温喆见钱寡妇已经不再反抗,顿时高兴不已,一低头将她的一颗樱桃含在嘴中,不停的吸允。

  钱寡妇“啊”的一声,两只手抱着温喆的头,身体不断的在石头上扭来扭去。

  下身的手力度越来越大,钱寡妇再也忍不住开始哼哼了起来,温喆的节奏越快她叫的也越大声。

  温喆被她那勾魂的声音叫的实在是受不了,趴到钱寡妇的耳边轻轻对她说道:“婶子,准备好了吗,我要睡你了。

  ”钱寡妇身子一颤,胸口不断的起伏,但没说话。

  “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

  ”温喆兴奋异常,这钱寡妇一直都是他的梦中情人,今天终于能得愿以偿,温喆怎能不兴奋。

  “不行,小喆,你还小……这样做不好。

  ”“小,我哪小了?你看看。

  ”温喆一手端着大枪凑到钱寡妇跟前,钱寡妇看了一眼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不是……小喆,我不是说你这个小,是你……”钱寡妇扭过头去,但没一会就又扭了回来,眼睛一直盯着温喆的大枪。

  “只要这个不小就中,婶子,我来了。

  ”找准大门,温喆屁股一挺就进入了钱寡妇的身体。

  钱寡妇兴奋的叫了一声,她已经整整八年都没尝过这种滋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喆终于疲惫的趴在了钱寡妇身上,而钱寡妇脸上却带着兴奋的泪痕,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温喆的脸颊,双眼充满着柔和。

  “小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男人了。

  ”钱寡妇在心里默默的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更加温柔。

  “婶子,我以后每天都去你家找你行吗?”温喆抬起头,看着脸色红润的钱寡妇,傻傻的问道。

  钱寡妇轻轻摇了摇头,“小喆,婶子已经做了一回错事了,不能再错了,你不能去找婶子,听到了吗?”“哦”,温喆轻轻的答应了一声,但心里却不这么想。

  这钱寡妇人漂亮,身子也美,自己一定得多找找她。

  书上不是说了吗,女人往往都口是心非,说的都是反话,她说不让自己去找她其实就是想让自己去找她。

  想到这里温喆嘿嘿一笑,也不多说,又和钱寡妇洗了个鸳鸯浴才回了家,这一夜温喆睡的格外的香甜。

  第二天早上温喆起的十分的早,想着今天刘春杏能当他女朋友心里就乐滋滋的,见着谁都打招呼。

  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给他两个煮鸡蛋。

  “小喆呀,这几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没机会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书家喝酒,到时候我去找你。

  ”温喆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啥,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煮鸡蛋,小日子十分滋润。

  “哟,老黑哥,这是二丫的对象呀,可真不错。

  ”温喆没走多远就听到淑芬的声音,回头一看,见二丫和赵老二领着一个小伙停在钱高强家门口,那小伙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给刚出门的钱高强发烟呢。

  “是呀,这是俺家二丫的对象,在乡卫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这不一大早就来看我了吗。

  ”赵老二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怕谁听不到似的。

  其实温喆知道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搭理赵老二了,还得去卫生室找刘春杏呢。

  一想到刘春杏那对大肉球温喆就有点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马就握在手里揉上几下。

  “哟,那不是小喆吗,来来来,叔给你介绍介绍二丫的对象。

  ”刚准备走的温喆被赵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脚步,本来温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话赵老二还以为自己怕了他。

  温喆转过身子,把剩下的一个鸡蛋放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赵老二跟前。

  二丫一见温喆就把头低了下去,一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温喆,不过一遇到温喆的目光马上就又躲到一边。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婿,叫熊亮,在乡卫生院上班,他爸是卫生院的院长。

  ”赵老二无比得意,就好像他闺女要嫁给皇上似的。

  温喆最见不得他这幅嘴脸,真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熊亮长相倒不难看,梳了个中分头。

  只是脸上带着一股癞气,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这是谁呀?”熊亮习惯性的给温喆递了根烟,温喆接过点上了火,一边的赵老二说道:“这是我们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对了小亮,你们乡卫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让他也去你那。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98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454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6814.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249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1513.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784.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1349.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a.aspx?1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