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成人 自拍,新手必看

“医生说……挺好的,没有问题。

  ”我语气有些急促,幽怨的回头瞄了眼医生,感受着他的动静,浑身变的更加燥热起来,因为这种刺激感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我刚开完会,你多等我一下,再忙完手头这点事情过去接你。

  ”“好。

  ”我就连忙挂了电话,扭身推开医生,想要去责骂他,只是看着他那嘴角浮动的笑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而且本来自己内心就有着一股渴望。

  我甚至想着主动去拥抱他,只是想到老公刚才关切的问候,心里又有着一股深深的谴责感。

  “我老公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我慌乱的说了一句,不敢再去看医生。

  我怕再多看一眼,就会受不住。

  韩思妤,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出了医院,我拦下一部计程车,刚刚坐下,羞耻的眼泪便止不住涌出。

  为什么没有抵抗?还有什么脸面对爱我的老公?就这样出轨了,怎么能这样?出租车司机见我哭了,丢来一包纸巾。

  “姑娘,别哭,看你长得这么好看,就算被男人抛弃了,也别太当回事,喜欢你的人一定还多着呢!”司机的好意很贴心,他一定是想安慰我,却猜错了缘由。

  也是,谁会想到一个孕妇,挺着肚子还能做出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呢!“谢谢你。

  ”我擦干眼泪,努力牵起嘴角笑笑。

  “这就对了,笑起来更好看!姑娘看上去还小,没毕业吧!”司机笑着说道。

  我看上去又那么小吗?听到这样的问题,心里很开心,毕竟每个女人都希望青春永驻,容颜不老。

  “我已经结婚了……”司机听到我的回答,专门转过头,快速看我两眼才回过头。

  “哈,结婚了!看上去跟高中生似的。

  是不是你老公在外面做坏事了?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他还敢在外面偷吃?真是该死!”被司机这么一说,心里更加愧疚了。

  我老公什么都没做,是我,是我做了羞耻的事情。

  心里默念着,这个秘密,就让它沉在心底,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会恪守自己的行为,管住不知廉耻的想法!我没有再说话,默默低下头。

  “到了!姑娘,别难过了,多笑笑才好看!快回家去吧!”司机热情的看着我。

  “谢谢您!”付过钱,我逃也似的回到家。

  一进门赶紧将衣服脱下,全部丢进洗衣机,走进浴室,想要将脏污的东西和记忆全部冲洗干净。

  冰冷的水将全身浇透,灵魂得到净化般,终于变得平静下来。

  镜子里的我,顺滑的线条,膨胀的松软。

  肚子大的很突兀,自从怀孕以来,身体变得异常丰满,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尤其是莫名的渴望,不停的冲击我的底线。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我拿起一条浴巾胡乱裹住,去接听电话,看到来电人是老公。

  我一下就慌了,忐忑的接起电话。

  “老婆,我到医院了,你在哪?”我心里一震,竟然慌乱的忘记告诉他。

  “我已经回家了。

  ”“不是说好来接你吗?怎么自己就回去了……”“刚才有点不舒服,就赶紧回来了。

  ”我撒了个小慌,连忙说道。

  “不舒服?现在怎么样?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回去!”老公焦急的挂了电话。

  面对老公,有太多的愧疚,尤其是看到他的时候,内心不断翻腾,负罪感强烈到极点,不敢看他的眼睛。

  之后的几天,我都在努力的忘记不快乐的事情,竭力的做好妻子的角色。

  周末约好和老公一起看电影,他临时有事,匆匆赶回公司。

  以前的话,我一定会发脾气生闷气,这次我只是微微一笑,叮嘱他注意安全,便一个人回到家。

  对我而言,这也算是一种弥补吧。

  一个人空落落的坐在客厅,寂寞的不像话,结婚以后,有了自己的生活,便很少跟以前的朋友联系,慢慢的开始疏远。

  最亲密的闺蜜去了国外进修,现在想找个可以逛街的朋友都没有。

  百无寂寥的窝在沙发里,身体空洞的令人难以忍受,脑海中又回想起那天的画面。

  身体的膨胀感突然袭来。

  胸口涨的有些痛,我自己伸手往上,我闭着眼睛,两手在身上抓着,回想着那日感受的快乐,强烈的感觉更加猛烈的袭来。

  我干脆躺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快速的活动起来。

  轻轻的按压令身体飘飘欲仙,我竟然想着医生,闭着眼睛轻哼起来,一波波的快乐拍打着寂寥的灵魂,填补着内心的空洞。

  他温热的手掌,轻轻的呼吸,炽热的眼神,令我无比的兴奋。

  快感扩散到每条神经,不由的加快手中的速度,呼吸随着舒服渐渐加重,肆无忌惮的轻吟着,想要达到更刺激的巅峰。

  好想要,我想着医生那个令人怦然心动的身子,身体扭动起来。

  还差一点,还要再刺激一点!手胡乱的在身上动作着,发痛的另类快感好似一股电流传遍全身。

  “嗯……还要…”我臆想着,口中叫喊着,快乐的想要飞起来。

  “咔嚓!”门外发出了动静。

  我赶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慌忙将衣服整理好,向大门的方向看去。

  老公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刚才马上就要来了,就差一点点,好难受。

  殊不知上衣被泌出的奶水弄出了印记,白色的衣服十分显眼。

  门开了,进来的人是沐恒。

  老公的亲弟弟。

  我的心一下就慌了,这……刚才我的声音很大,是不是被听到了?脸上一阵滚烫,红到耳根。

  “嫂子,我哥给我钥匙,让我先过来……”沐恒羞涩又迟疑的说道。

  他的脸突然变得通红,死死的盯着我的上衣。

  我这才低下头,发现身前的两团污渍,不由头皮发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一时间,空气尴尬的似乎都凝固了。

  沐恒的脸颊通红,显然他已经不是之前的小毛孩了。

  “我去换下衣服,你先坐一会。

  ”我连忙跑回卧室。

  再出来的时候,沐恒安静的坐在客厅,脸色也恢复了正常,见我出来便笑盈盈的看着我。

  “嫂子,我以为家里没人,就进来了,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沐恒笑起来的样子很阳光,眉眼和沐远有些相像,很是帅气。

  青涩多一些,眼睛里都是剔透的纯洁。

  “不会,就当在自己家,我帮你把(大炕上性经历)行李拿到房间去。

  ”沐恒连忙站起来,我毕竟身怀六甲,他很贴心的抢先我一步拿起行李箱。

  “嫂子,我来!”我问了问沐恒的学习情况,又随便和他聊了几句家常,之前紧张的感觉这才渐渐消退。

  收拾完房间,沐恒的后背上都被汗浸湿了。

  十八岁的男孩身上特有的味道传来,好像把人拉进了青春的花季。

  “嫂子,我去洗澡。

  ”“好,我去给你拿新毛巾。

  ”沐恒已经先去了浴室,这时我才想起,还有衣服在浴室的脏衣篓里,里面有我的贴身衣物,还有……刚才换下满是羞人污渍的脏衣服。

  尤其是昨天换下的底裤,我的脑袋一下就炸了。

  早知道就提前洗了……心里一团乱麻!浴室传来“哗哗”的水流声,也盖不住我心里的压抑,我在客厅不安的走来走去,想着他一出来,我就赶紧去把衣服洗了。

  “嫂子,帮我拿下毛巾吧!”沐恒的声音响起。

  “好,这就来!”沐恒从浴室的门缝中伸出一只手。

  我不小心瞄到了他的身体曲线,神经一下子被绷紧,心里不停跳跃,慌乱的不像话,手也变得颤抖,递过去的毛巾还没交到他手上,就掉在了地上。

  “啊……”我惊呼一声,身上发胀的感觉又来了,心尖说不出的难受。

  沐恒见毛巾掉了,笑道,“嫂子,我自己来。

  ”他蹲下去拣毛巾的时候,门缝又开大了些,可以看到热蒸汽中,一具充满荷尔蒙的男性身躯,我脸上一红,连忙走开了。

  十八岁的男生已经和成年男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了,毛茸茸的小胡子,健壮的身体,年轻的肌肤,让人看了无法忘怀。

  窒息的紧张感,缠绕着我的灵魂。

  终于,沐恒从里面出来,我整理好心情,若无其事的迎了上去。

  “我去洗衣服,刚才你换下的衣服,我也一起洗了吧0。

  ”“那就辛苦嫂子,我放在衣篓了!”沐恒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回了房间。

  我几乎是冲进浴室,生怕被人发觉脏衣篓里的秘密。

  沐恒的衣服扔在里面,还有他换下的底裤,内侧有异样东西的痕迹,看的我面红耳赤。

  咦?我的衣服……底裤在最上面,好像被人翻过了似的,难道沐恒动了它?连丝袜上都沾上了不一样的东西,他动过了这些吗?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将衣服分好类一股脑丢进洗衣机。

  电影里出现的情节,再次上脑,乱七八糟的画面被放大扩散。

  这时我一抬头,发现沐恒就在浴室门口,正看着我,眼睛里充满神秘的色彩。

  “嫂子,我想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沐恒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没有没有,我已经快弄好了,别管了。

  ”我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空气里充斥着奇怪的味道。

  他已经向我走近,将我手里的衣服拿走。

  紧张的心一下凝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嫂子,我的衣服得手洗,可是我不会……”沐恒俯视着我的视线,移到了身前的臃肿上,透过衣领什么都可以看见。

  我赶紧站起来,“没事,我来洗,你快回去吧,这里地方小,咱俩怪挤的。

  ”沐恒没有走,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肚子上。

  身体顿时凝固,陌生的手掌引起毛嗖嗖的触感,一股热浪拍打在小腹。

  渴望立刻高涨,难捱的躁动席卷而来,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不安。

  面对正在上大学的小叔子,我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思绪,他说到底也是个孩子!不可能不可能!“沐恒,你要做什么……”我颤栗的问道。

  沐恒眼中的纯净依然没变,“嫂子,我就是想看看我的小侄子,我马上就可以做小叔了!”我舒了口气。

  原来是我想歪了,沐恒还是个孩子,怎么能用那种角度去看人呢!这时门铃响起来,他才放过我,兴高采烈的去开门。

  “哥,你回来了!嫂子已经帮我收拾好房间了!”小叔子的到来太突然了,让我措手不及,之后我便注意很多,避免这些事情。

  早上我们一起吃早饭,各自去上班上学。

  沐恒的学校离家很近,步行十分钟就能到,我们便顺路走一段,我再去步行去上班。

  有时沐远会叫我们出去吃晚饭,更多的是我在家里做好等他们回来,就这样相安无事两周,相处的很顺利,家里的气氛也活跃起来。

  

“妈,菜我放这里了。

  ”厨房内,岳母宋艳正在炖着煲汤,见到林浩回来,脸色一变,“你这废物是不是腿瘸了?叫你去买个菜,能买半个小时?”话没说完,宋艳把口袋一把扯过来,仔细检查一番。

  “蒜呢?”“蒜……忘……忘了!”林浩唯唯诺诺说道。

  “你说什么?”宋艳瞪大了眼睛,忽然抄起扫把,一把敲在林浩的头上,一边打一边骂道:“叫你买个蒜都买不好,天天吃白食,你这个废物怎么不去死,老爷子也真是瞎了眼,招了你这个蠢货当女婿!”“哎哟——”林浩被打得胡乱逃窜,脚下一滑,撞到的桌角,鲜血从额头流了下来。

  “嘶——”岳母见他这副惨状,丝毫没有愧疚,冷哼一声丢掉扫把,最后直接将林浩推出家门。

  “买个菜都买不好,我看你别在这个家呆着了,赶紧滚吧!”眼睁睁看着大门“嘭”地一声被关上,林浩心里非常委屈,却又无可奈何。

  他入赘孟家二年,这样的情景,自己也不记得是第几次了,只要有一丁点做错,换来的就是劈头盖脸的谩骂,甚至是出手。

  他的背上,大腿上都被宋艳用竹鞭打过,右眼的眼角处,还有一道伤疤。

  这是林浩有一次出去买菜忘了关门,被宋艳拿碗砸的,真是毫不留情!林浩直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宋艳要杀人一般的眼神,还有妻子孟舒然冷漠面庞。

  “唉。

  ”林浩叹了口气。

  再把伤口擦拭干净,林浩额头顶着一个大包,就这么站在门口,祈求着岳母尽快消气。

  然而,大门依旧紧闭,天空却忽然变得黑压压的一片,雨点淅淅沥沥的飘洒下来。

  “轰隆——”远处传来一阵雷声。

  林浩下意识缩了缩肩膀,脸色一僵,刹那间,拳头狠狠的捏紧,随后又松开。

  湿透的衣服紧紧贴着皮肤,让林浩禁不住打起了摆子,但是,这身上的寒冷,却不及他心中寒冷的万分之一。

  此时大雨滂沱,淅淅沥沥,林浩瞬间便浑身湿漉漉的。

  “妈,外边下暴雨,求求您就让我进去吧,我保证以后不会犯错了!”林浩全身颤抖,四处的寒冷气息,让他忍不住苦苦哀求道。

  家中的宋艳透过猫眼看到浑身湿透的林浩时,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她之所以嫌弃林浩,是因为林浩这几年干啥啥不成,摆过地摊,打过工,上过班开过店,没有一个干成的,有这种女婿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所以宋艳每天对林浩及其刁钻,就想林浩自觉滚蛋,谁知道这个林浩脸皮这么厚,愣是不肯走。

  不过,最后宋艳还是打开了门。

  其中缘由,不过是怕林浩病了,住院又得花她的钱……“哼,真是条癞皮狗,这样都赶不走!”宋艳把毛巾随意丢到林浩身上,“别死在门口,怪晦气的。

  ”林浩深呼吸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默默擦拭干净,进了卧室关上门。

  等换好衣服出来时,却发现岳母已经不见踪影,客厅沙发上,坐着两个正在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磕着瓜子的美女。

  两人长相都非常秀美艳丽,身材更是凹凸有致,这两人正是林浩的妻子和她的闺蜜。

  “林浩你发什么愣?没看到家里来客人了吗?还不赶紧去切点水果?”林浩一脸无奈,听到妻子的吩咐只能是连忙一阵点头,然后走到厨房切了一盘水果。

  吃着刚端过来的水果,孟舒然连正眼都没有给林浩一个。

  淡漠的吩咐道:“去把垃圾倒了!”“好。

  ”林浩又赶紧弯腰收拾两个女人造出来的垃圾。

  难得不见了个烦人的岳母,却等来了同样对自己冷眼嘲讽的妻子。

  和孟舒然结婚的这两年时间里,林浩从来没有和她有过任何的亲密接触,就连手,孟舒然都没让他牵过一次!平时睡觉则只能睡地板,这些,林浩都习惯了。

  但最让他备受煎熬的是,在婚后的朝夕相处中,他竟然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孟舒然。

  林浩其实是北地顶级豪门家族之一的林氏家族长房长孙,也是林氏未来的家主继承人。

  就是因为两年半前,他动用近两个亿的资金,买下了即将破产的风云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结果却遭到别人的污蔑陷害,导致他和父母一起被驱逐出了林氏。

  在被逐出林氏之后,林浩为了生存,最终不得不做了上门女婿。

  而这些事情,他从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哪怕是妻子孟舒然也不知道。

  “舒然,你这老公还真听话啊,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孟舒然的闺蜜赵晓珂笑着说道。

  孟舒然看了林浩一眼,冷笑道:“你说他啊,整天吃我的喝我的,连个工作都找不到,能不听话么?哪儿像你,找了个那么好的老公,什么都不愁,多好。

  ”赵晓珂上下打量着正在收拾垃圾的林浩,不屑的撇了撇嘴:“哎呀要我说也真是的,你这么个女神级的大美女,竟然会选了个这样的老公,到底怎么想的啊?”孟舒然叹了口气:“别提他了,说起来就来气,这几天本来就因为公司的事情烦的要死,而且明天晚上本家有个季度聚会,真不想带他,丢死人了。

  ”赵晓珂放下手里的瓜子,拍了拍手,坐直身体道:“行,咱们不提他,说说让你烦心的正事儿,听说你和别人合作的合同出问题了?”孟舒然点点头,秀美的脸上多了几分愁容。

  “公司上个月接了新的合作订单,结果中间数据计算出错了,没有达到甲方要求,赔了七百万,现在公司资金有点周转不过来了,一星期内最少要拉到四百万的投资支援,不然恐怕公司就要面临破产了。

  ”赵晓珂一听这数字,顿时瞪大了双眼:“四百万?一星期之内你上哪儿去找人给你投资四百万啊?”孟舒然没有吭声,眼神一转,刚好看到倒完垃圾回来,站在门边听她们说话的林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站在那偷听什么呢!衣服洗了没有呢?还不赶紧滚去洗衣服!”赵晓珂接了句:“还有我的裙子!沙发上那个袋子里”林浩赶紧点了点头,便去洗衣服去了。

  将衣服都丢进洗衣机,然后准备把自己之前身上的湿衣服也拿去清洗。

  明天中午有个同学聚会,他得穿身干干净净的衣服去参加才行。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就发出了静音时的震动声,拿起来一看,是一条短信,还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他刚才都没注意到有人给他打电话了,看着来电号码显示的尾数,六个六,这不是爷爷的号码么?两年半没联系了,这突然给他又是打电话又是发短信的,干嘛呢?林浩皱眉打开短信,结果却忍不住瞪大了双眼!“小浩,你回来帮帮林氏吧!你要是也不愿意帮忙的话,林氏就要彻底垮了啊!”一头雾水!林浩懵笔的看着那条短信,两年半以前将他赶出家族,现在他全身上下的现金也就不到五十块钱,找他出钱帮林氏?开什么国际玩笑呢?正想着,手机又震动了一下,一条来自同一号码的新短信,林浩点开。

  “小浩,你当初买下的风云集团股份,这两年多的时间价值翻了那么多倍,只要你肯出手,林氏就能安然度过这次难关,算爷(两性口述小说)爷求你了,回来帮帮林氏吧!”卧槽?!翻了那么多倍?!那是多少?愣了有那么几秒之后,林浩才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样,手忙脚乱的翻出钱包,找出那张放得最深的华原黑金卡!这张卡,自从两年半以前,他就再没有拿出来过!每一个拥有华原黑金卡的人,都会有专属的私人VIP客服,林浩兴奋的用手机拨通了私人客服的电话。

  “您好林先生,欢迎致电华原黑金卡私人VIP客服,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客服的声音非常甜美温柔。

  “赶紧帮我查一下现在卡上的余额!”林浩显得非常激动,嗓门都控制不住的比平时高了一些。

  “好的,请您稍等片刻。

  ”紧接着客服那边稍稍沉寂了一小会儿,然后便听到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您好林先生,还在吗?”“在在在,余额多少?”“是这样的林先生,您的黑金卡中目前余额数目过大,电话客服这边无法查询到具体数字,所以还得麻烦您带上身份证,亲自到银行VIP贵宾窗口进行人工查询服务。

  ”数目过大?!那得是多大啊!挂掉电话,林浩激动的不能自已,没想到啊!两年半的时间,当初害他被逐出家族投资的这两亿,现在竟然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现在他最好奇的就是,连电话客服都查不到的过大数目究竟是有多少钱?“舒然你听见没有,你家那位刚才在打电话查余额呢!”赵晓珂笑着对孟舒然努了努嘴,眼神中满是对林浩的嘲讽。

  孟舒然翻了个白眼,笑得也是十分不屑:“呵…这两年我每天给他两三百的零用钱,估计也攒了不少。

  ”“舒然,你就当养了个小白脸得了,哈哈哈……”说着,两个女人打闹着笑作一团。

  林浩激动的跑到孟舒然跟前,认真的盯着她道:“你不是说公司急需要四百万周转吗?你看要不…要不我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赵晓珂在一旁顿时大笑起来:“你帮舒然解决?噗哈哈哈…林浩,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吧!四百万啊,你活这么大见没见过那么多钱啊?!还你来解决问题呢,怎么解决?就靠舒然这两年每天给你发的那两三百零花钱?搞笑!你要是能拿出四百万,我叫你爸爸都行!”“哦?你不信?”林浩转头看着她,笑着又道:“你可记好了你说的话,我等着听你叫我爸爸。

  ”孟舒然听不下去了,这个白痴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整天除了给她丢脸他还能做什么!“闭嘴吧你,赶紧给我滚一边儿去!”林浩抿了抿唇,应了声“好”就真的闭嘴走开了。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林浩却是越想越兴奋,只要一想到卡中那未知的巨额数目,他就心跳加速!结果就是导致他一直失眠到了凌晨,最后困得不行才睡着了。

  然而刚睡熟没一会儿,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岳母叫他的声音。

  “林浩!你赶紧给我起来送舒然上班去!”睡得正香的林浩还以为他是在做梦,夹着被子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结果房门却被打开了,岳母宋艳走进来,毫不客气将手中水杯里的水泼在了林浩的头上!“让你起来送我女儿上班呢!耳朵聋了是不是!?”穿着丝绸吊带裙的宋艳,冷冷的看着地板上的林浩道。

  虽说宋艳脾气挺差的,但刚刚四十出头的她保养的非常好,紧致的皮肤,苗条的身材,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林浩醒了,看着眼前的宋艳,还有点懵。

  结婚两年了,孟舒然最不喜欢的就是和他一起出门,怎么今天岳母却突然让他去送孟舒然上班呢?孟舒然也匆匆走了进来,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林浩,急促道:“你快点儿行不行?你是不是不想送我!?”“想想想!我马上起来!”立刻爬起身,顾不上头上的水,林浩赶紧穿好衣服,随便洗漱了一下之后,便骑着他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小电驴带着孟舒然往公司而去。

  孟舒然一路上脸色极差,眼看公司一直拉不到投资援助,即将面临破产,今天早上各大股东召开股东大会,她作为公司董事,是一定要到场的,结果出了门才想起来昨天晚上赵晓珂把她的车借走了,迫不得已,只能让林浩送她。

  “哎你能不能快点儿?不然我要迟到了。

  ”孟舒然看了看手表的时间,秀美的脸上越发焦急。

  结果刚说完,她就后悔了,因为林浩突然加速,仿佛要把小电驴开到飞起!惯性和身体的本能,让孟舒然赶紧搂住了林浩的腰,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背上。

  感受到背后突如其来的柔软,林浩心底猛地一抖,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右手握把瞬间扭到底,车速更快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6557.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6806.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307.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224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1094.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129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4312.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1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