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 片 hi,新手必看

  几个姐妹聚会时,聊起了一个话题:如果嫁人以后的生活状态还不如现在,那为什么要嫁人呢?是呀,如果两个人不如一个人,何必嫁人!我们都在期待一种压轴的爱情。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碰到邻居亲戚朋友,总会关切地询问我的终身大事。

  所有的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我应该有男朋友了,每次我都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们,我还单身呢。

  常常他们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说女孩子这个年纪,可得抓紧了。

  转而又笑眯眯地说:要不要替你介绍啊?我哭笑不得。

    确认我真的没有男朋友,亲戚圈同事圈朋友圈开始热心起来。

  他们会把那些不同种类的男人从城市的各个角落里拉出来,其中不乏有潘安之貌的、有体面职业的、有富裕家境的、有良好教育背景的。

  我从不拒绝这些相亲,无论是酷暑还是寒冬,无论是在大排挡或者星巴克还是在公园。

  可是无论怎样,总没有我期待的那一种压轴的感觉。

    由于成功概率很小,亲戚朋友们也大多灰了心,总是不解地问我到底要什么样的,差不多就成了。

  我会罗列很多标准。

  他们会说,你那不是找对象是招聘。

  记得一个同事曾经劝我说,别太挑了,女孩子过了二十五,每过一天,男人对她的兴趣便少一点。

  二十七八仍未婚的,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滞销品,再也别想卖出去。

  趁自己还有点资本,赶紧嫁人!我不以为然。

  我觉得不能委屈自己的感觉。

    一个闺中女友终于喜欢上了一男人,男人对她很好,是很好的那种,给她买她喜欢的任何东西,有人欺负她,他会把那人揍个半死,我们觉得有这样一个男人的保护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可后来,闺中女友还是选择了离开。

     男人千方百计找到我,讲完之后一脸茫然地问我,你说,我哪里做错了?我这么爱她,她为什么就走了呢?  我安静地听完,没办法给这个疑惑的男人一个满意的答案。

  我们从咖啡店走出来,过马路时男人瞅到一个空当便快步跑到对面向车流这边的我招手说,快啊。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

    我问男人是不是不愿意牵女孩的手。

  他说,在公园可以,在外面多不好意思啊。

  我说他过马路时一定比女孩快。

  他点头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女孩在刷碗扫地的时候,他一定是悠闲地看着自己的报纸或者DVD。

  男人摸着头说自己似乎明白了。

  我说,如果明白了就去挽回吧。

    一个阳光午后,我接到那个男人的电话。

  他很兴奋地告诉我,说女孩又回到了他身边。

  我问他是怎么做的。

  他说费了很大力气才约到女孩散步,还专挑路口走,过马路时站在女孩左边,紧紧握住她的手。

  而且每天给她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早晨买早点给她。

  我笑了,说你现在明白了吧。

  男人嘿嘿地说,明白了,明白了,她跟着我,是需要我疼的。

    女人,就是女人,是需要一个人来疼的。

    终于,我也决定嫁了,在姐妹们的逼供下我终于招供:开始,尽管和他交往了一两年,但从没动过要嫁给他的念头。

  我的嘴很刁,只吃一家的烧饼夹肉。

  于是,他每天早上坐两站车买烧饼,再坐五站车来到我家。

  有天晚上下雨了,他送我到家门口,尽管他浑身透湿,还是把手机荧光灯打开,照着我从容地找到钥匙、开门、进门,并坚持一定要看我进门,一层层地上楼,并且等我扭亮窗前的灯后方才离去。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心里一下子酸酸的,那晚再也没能合眼。

  到天亮,就决定嫁给他了。

     谁是爱情的压轴?不见得是条件最佳或人气最旺的那一个,但他一定得是最能打动女人心的。

    她原来只是我的朋友的朋友。

  她的母亲常逼着她去见不同的人,不断地相亲,让她不胜其烦。

  她的朋友是个两肋插刀的热心人,就把我拉来替她挡驾。

  这样我和她才相互认识。

    在双休日的时候,她就把我领回家,目的是向母亲宣布她有男朋友了,不必劳烦她老人家整天担心她嫁不出去。

  那天我在她的母亲面前表现得极好,我衣着光鲜、谈吐得体,一切都进行得挺顺利的,只是在临走之前,她的母亲对我说:“我们家住得比较偏,小婷要常上早班和夜班,我怕她不(豁达大度)安全,你能不能抽空来接送她?”她是医院的护士,上早晚班是常事,而她们家又住在城边近郊,小街小路的,有一段地方还荒废着没有建房子,晚上也没有路灯,黑漆漆的。

  我马上点头答应:“这以后就是我的责任了。

  ”  从她家出来,她满是歉意地说:“真是对不起,又让你揽了一件苦差。

  看来我要欠你越来越多了。

  ”我却微微一笑,说没什么。

  其实,我还求之不得呢,我早就已经对她有好感了。

     从那天起,我就成了她的专职司机,常用我那辆益豪摩托车载她上下班,有时是早上,有时是晚上,好在我是做家装设计的,时间由自己来支配。

  我最喜欢早晨去接她了,因为那时可以看见最清鲜的她,一尘不染的像个天使。

  还有,我也喜欢通向她家的那条小路,两旁种满了花花草草,尤其是夏天的晚上,骑车带着她掠过开满茉莉花梢枝蔓边,有一股清透的香味沁人心脾。

    可是,茉莉花给我带来馨香的同时,也给了我一份迷茫:她也会像我爱她一样爱上我吗?我帮她在她母亲面前演戏,如果我要再进一步的话,就好像是帮过人家就要人家有所回报,太有点乘人之急的意味了,所以我根本就无法主动表白。

  而她似乎是一个腼腆矜持的女孩,也不会把爱说出口。

  难道我与她之间,永远就只能是假恋人的缘分?  我向一个知心朋友倾诉我的苦恼,朋友试着帮我解迷:“你用摩托车带她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到背部暖暖的?”我不解:“这有什么关系?”朋友说:“有点说头,如果你感觉到背后空空没感觉的话,那就证明她离你的身子远远的,表示她要与你分清界线。

  如果你感觉到背部有暖意的话,嘻嘻,就有戏了,她把她的身子和脸往你背上肩上贴呢。

  ”  听了朋友的这番话,我茅塞顿开。

  在一次我接她回家的晚上,我清楚地感到背上肩上暖暖的,那股子暖流,渗进体内,直达我的心间。

  在经过茉莉花丛的时候,我把车停了下来。

  她轻问:“怎么了?”我说:“你看,今晚的月色真不错,我们到那边的草地上坐一坐好吗?”她微笑着点头答应了。

  那一晚我们从假恋人变成了真爱人。

  后来她成了我的妻子。

    原来,爱一直就在我的背后,等着我回头去发觉。

  

“别过来,你这个畜生,呜呜……”杨佳宜的话还没说完,陈大彪就拉过枕头,按住了她的脑袋。

  叫声把其它村民吸引过来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却惨叫了起来。

  他松开了杨佳宜,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正拿着擀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着。

  挨了一下,差一点把陈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来,一脚把程伟强踹开。

  程伟强嘴里喊着,“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疯了一样,朝陈大彪扑了过来,死死抱住了他的双腿。

  陈大彪都气死了,每每自己准备上杨佳宜的时候,都是这个傻子捣乱,这一次,还是他。

  他也是恼了,抡起拳头,朝着程伟强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程伟强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张,朝着陈大彪的大腿就咬了过去。

  陈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惨叫了起来。

  “你给我松开。

  ”陈大彪抡起拳头,猛地砸到了程伟强的太阳穴上。

  程伟强闷哼一声,他的嘴巴,却死死咬着陈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来一块五花肉。

  陈大彪惨叫一声,抬腿蹬在程伟强的心口,把他蹬了过去。

  正在这时,房间里却突然响起了一声闷响。

  陈大彪脑袋一疼,一股粘稠的东西,顺着脑袋就流了下来。

  陈大彪伸手一摸,一手红。

  血啊!他转过头一看,杨佳宜手里拿着一根擀面杖,正愤怒的盯着他,“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滚。

  ”陈大彪都气死了,今晚上来,一点便宜没占到,五花肉却被程伟强咬下来一块,现在更好,直接被杨佳宜开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没了踪影。

  他盯着杨佳宜,狞狰的说道,“杨佳宜,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等着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赏吧。

  ”陈大彪说完,转身又朝程伟强踹了一脚,这才踉跄着朝外边走去。

  杨佳宜这才松了口气,当她低头的时候,却看到程伟强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强子。

  ”杨佳宜尖叫了一声,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来到了程伟强的身边,伸手把程伟强的脑袋,抱在了自己怀里,嘴里不停地哭喊着,“强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呜呜……”“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杨佳宜痛哭失声的时候,她怀里的程伟强却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句。

  “强子,你真的没事了啊!”杨佳宜看了看程伟强,尖叫了一声,又把程伟强的脑袋,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刚才陈大彪对杨佳宜动手的时候,撕扯过程中,杨佳宜的内衣已经被扯掉,所以当杨佳宜把程伟强的脑袋,抱进了自己怀里的时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贴到了程伟强的脸上,那个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对准了程伟强那微微张开的嘴巴,程伟强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软,闻着那香甜的味道,程伟强的脑袋嗡的一声,他条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伟强一吸,杨佳宜的魂都差一点被吸出来,她的身子一下子软了,她恨不得搂住程伟强,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赶紧推开了程伟强,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着程伟强。

  程伟强知道自己过分了,他赶紧眼神呆滞的看着杨佳宜,掩饰的说道,“嫂子,我想吃馒头,我饿。

  ”“哦,我这就去给你拿。

  ”杨佳宜一听,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他饿了。

  杨佳宜赶紧站起身,朝床边走去。

  看着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动,程伟强的鼻血,都差一点窜出来。

  杨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厨房拿了一个馒头,递给了程伟强。

  程伟强大口的吃了起来。

  杨佳宜坐在床边,看着程伟强香甜的吃着,心里却翻滚了起来。

  这陈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强子搂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没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伟强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钱,把厢房收拾一下,让程伟强搬出去。

  程伟强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想着一个问题,要是陈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还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线,要是真的那样,自己干脆把杨佳宜结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捡来的,和程伟峰又没有血缘关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杨佳宜,也不违背道义。

  程伟强想着,慢慢睡了过去。

  杨佳宜看程伟强睡着,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床边,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过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伟强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陈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释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杨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钱。

  到了晚上的时候,杨佳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块钱。

  她的耳边,还响着村民的声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宽裕,就算是我能够挤出点钱给你,你能还的上吗?”更有那无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来吧,到时候我就给你钱……”想到了这些话,杨佳宜就气得俏脸铁青,可是冷静下来,她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奈,自己一个女人家,带着一个傻弟弟,真的赚不来钱啊!看到杨佳宜无力地把百十块钱,放到了桌子上,程伟强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这是愁钱啊!不行,自己得想办法帮助嫂子筹钱。

  可是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弄到钱呢?正在程伟强想办法的时候,杨佳宜看着程伟强,一脸歉意的说道,“强子,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真的不合适,要不你到我们桃树园那个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话,村子里人,该说闲话了。

  ”程伟强一听,如遭雷击。

  自己要是去了桃园,那晚上还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着杨佳宜,一脸惊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赶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杨佳宜一听,眼泪掉了下来,“强子,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啊!”看到杨佳宜难受的样子,程伟强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样,他实在不愿意让杨佳宜伤心。

  所以他看着杨佳宜,傻傻的说道,“强子乖,强子听话,我要做那大钟馗,和魔鬼斗争。

  ”程伟强说完,朝杨佳宜握了握拳头,这才离开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发的恨陈大彪,要不是这个杂碎昨晚上闹腾,嫂子会让自己住桃园吗?他想着陈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小翠。

  程伟强冷笑了起来,陈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绿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钱掏出来,给我嫂子修理房子,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伟强咬了咬牙,转身朝陈大彪家里走去。

  程伟强来到了陈大彪家里,悄悄来到了卧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陈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伟强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吓了一跳,当她抬起头,看到是程伟强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迅速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程伟强,笑着问了一句,“强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强子看着王小翠,傻傻的说道,“我还带着棍子,我还想捅钱。

  ”听了程伟强的话,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没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伟强那鼓囊囊的地方,浑身一下子火热了起来。

  她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好,你去瓜棚等着我,去那里把钱捅出来。

  ”程伟强点了点头,转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屉里的一千块钱,装进了包里,然后转身,朝外边走去。

  王小翠刚出去不久,陈大彪就回来了。

  他赌钱输了,要回来取钱。

  当他打开抽屉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块钱,没了踪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机,就给王小翠打电话,可是王小翠的手机,却已经关机。

  陈大彪转身出了院子,准备去寻找王小翠,让她把钱还给自己。

  他刚出了大门,就碰到邻居张妈。

  “张妈,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吗?”陈大彪问了一句。

  “哦,刚才傻子来找她,她跟着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张妈很随意的说道。

  陈大彪一听,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陈大彪满腹狐疑,转身朝着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着程伟强,来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 戏太多了,耽误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经决定了,她要省略那没有实质性的章节,直接进入正题。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发泄出来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伟强的裤衩撸下来,伸手抓住了他。

  那东西的尺寸,让王小翠魂都飞了。

  她捏了几下,然后急促的牵着程伟强,来到了床边。

  她把衣服全部脱了,坐到了床上,伸手从包里掏出一把钱,塞给了程伟强,喘息着说道,“强子,来,用你那个,捅我的这里,你捅的越用力,钱就越多。

  ”程伟强也是铁了心要绿陈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让程伟强的邪火乱窜,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过了王小翠手里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裤衩口袋里,然后挺着自己的东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顶了一下。

  “嫂子,这样就可以出好多钱了吗?”程伟强傻傻的说了一句。

  那地方刚刚接触,王小翠已经感受到了张伟强的力量与火热,她的那里,已经变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娇呼了一声,“对对,就是这样,你用力捅,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出来了。

  ”王小翠说着,伸手抓了几张钱,塞进了程伟强的手里,然后双手搂住了程伟强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体搂了过去。

  程伟强再也受不了了,这个时候,什么钱,什么仇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现在只想进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风景。

  眼看程伟强就要顶进去,眼看两人就要灵与肉结合,正在这个时候,那棚子的门,却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彪悍的身影冲了进来。

  王小翠趁着月光一看,吓得尖叫一声,伸手推开了程伟强。

  那个男人,正是陈大彪。

  陈大彪看着两个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伟强咬掉的地方,到现在还疼得不行,现在这厮竟然来犁自己家的责任田了。

  陈大彪怒不可遏的冲了过去,揪住了刘名扬的头发,把刘名扬给掼到了地上,一阵拳打脚踢。

  “老公,你别打了,别打了。

  ”王小翠顾不得穿衣服,赶紧跑过来拉住了陈大彪。

  陈大彪反手就给了王小翠一记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双手卡住(姐弟乱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着,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贱人,竟然背着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双手双脚不停地乱抓乱踢,可是却根本无法摆脱陈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晕过去,可是下一刻,陈大彪却惨叫一声,迅速松开了王小翠。

  他转过了身,一眼就看到程伟强抓着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凶猛的砍了过来。

  看着程伟强一副不要命的样子,陈大彪吓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边,顺手关上了门,在外边疯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还敢和我凶,我这就报警,让警察过来,把你抓紧大狱去。

  ”王小翠一听,都吓疯了,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偷汉子,那自己以后还如何在村子里抬头。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7530.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1221.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2530.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645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66.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4859.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6586.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b.aspx?2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