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ex hoàng thùy linh,新手必看

“送你来医院之后,医生给你做了检查,除了膝盖的摔伤,就是太劳累太紧张了,加上营养不良导致贫血缺氧。

  ”老公摸着我的头,心疼的说道。

  膝盖……我的心一震。

  我知道,膝盖并不是摔伤,而是磨伤的,发生的事情太痛苦,根本无法忘记,幸亏摔倒了,否则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老公,沐恒,我没事……”声音很小,这已用了最大的力气。

  这时护士走进病房。

  “病人刚醒,你们别让她多说话,都出去让她好好休息!”年轻的女护士不高兴的对他们俩人说道。

  “好,我们出去!”老公转而将视线投向我,“思妤,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一会再来!”努力的点点头,看着老公担心的样子,眼泪忽然滑过。

  护士在身边换上要输入的葡萄糖和盐水,我闭上眼睛,试着让内心平静下来。

  静悄悄的。

  只有消毒水的味道。

  今天的事情,很恶心,我还有资格做别人的妻子吗?要是被沐远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反应?我不想看他崩溃!我不舍得他伤心!“韩思妤。

  ”熟悉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条件反射性的汗毛全部竖起!我的天啊!刘医生正笑盈盈的在一边看着我。

  刚才让老公和沐恒离开,一定也是这个家伙的主意!我愤怒的看着他,身体再一次颤抖起来。

  “你别过来!”我红着眼睛,努力喘着气。

  他没有靠近,从一边拿了支注射液,娴熟的抽进针管,向我靠近。

  “我是医生,为你治疗是我的职责,别害怕。

  ”可是我的身体已经像抖糠,根本控制不住神经,很想大声喊出来,却没有力气。

  他的针管里,很可能是那种药!让我失去理智失去反抗的能力,到底是为什么!不放过我?“很快就好!”针头刺入皮肤。

  他摸着我的头发,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一切都会过去,睡一觉,睡一觉就不会怕了。

  ”药液混入血管中。

  “我不会害你,放心。

  ”他的手搭在我的眼皮上,眩晕使我再一次进入睡眠。

  好像是一场梦,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梦,距离我很远,却又存在过的感觉,分辨不出哪一边才是真的。

  再醒来,身体轻松多了。

  沐远见我醒来,拉住我的手。

  “老婆,你终于醒了!”“我怎么在医院呀?”我奇怪的问道。

  “你昏倒在家里,看膝盖都摔伤了。

  ”他指着我腿上包扎好的伤口。

  原来是摔伤,还以为梦里的事情都是真的呢!我揉揉头,努力想想起什么,却怎么都没想起。

  “我现在挺健康的,膝盖也不怎么疼,明天还要上班,咱们回家吧!”回到家,休息了一天,就神清气爽的去上班。

  将签约好的合同交回公司,林总很激动,不停的夸我。

  但是这份合同是怎么来的,我也没想起来。

  总感觉昏倒之前发生过什么,可怎么都回忆不起来。

  手上负责最大的项目终于完成。

  林总考虑到我的身体健康,让我下周就回家休息待产,工资奖金照发!我很兴奋,回到办公室将易诚和小刘叫到办公室,交接工作。

  “思妤姐,前几天你生病,把我吓坏了。

  只是,我刚来你就要走……”易诚的表情有点像卖萌的小奶狗,很讨人喜欢。

  “我又不是不回来!没事去家里玩,我给你做好吃的。

  ”小刘在一边听着,脸上很是不悦,用力扯了下易诚的袖子。

  “思妤姐有老公有孩子,你去人家家干吗!”易诚甜甜一笑。

  “思妤姐叫我去,我肯定要去!小刘,你应该学学思妤姐,多温柔,这才有女人味。

  ”这俩人,看上去关系相处的不错。

  “咱们手头没有大项目了,林总将别的小项目交到别的设计师那里,到时候你们先跟着别人,我回来以后,咱们三个人再继续。

  ”“思妤姐,早上我听灵灵说,这个大项目有很多奖金呢!”易诚萌萌的看着我。

  小刘翻了个白眼,脸上很不乐意,因为助理没有项目奖金。

  “听说柏都集团的陆莫川很苛刻,很多人都在他那里碰壁,他竟然这么爽快把合同签了!思妤姐,好厉害!”易诚滔滔不绝。

  陆莫川?我的脑子不停的回忆,没有太多的印象,有一些很模糊的东西,怎么都想不出。

  关于那本合同我也很奇怪,它就在我的文件包中,怎么来的却想不起,也许早就在文件里夹着,我运气好而已。

  “我也说不清,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都成了,中午请你们吃饭!”小刘转过身,“中午我有事,不去了。

  ”易诚见她出了门,小声跟我念叨。

  “思妤姐,别跟她一般见识,她一定是早更了!这两天你没在,我都被她吓坏了!一个女人竟然那么凶,就不知道什么是温柔。

  ”“小刘,应该是心里有事吧,她也就那个脾气,除了和人交流有障碍,工作方面还挺认真的。

  ”我想了想,小刘在我身边做助理一年了,除了跟客户发生过口角,别的也没什么。

  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想发脾气就发脾气,不高兴就直接说出来。

  同事之间,总会有些磕磕碰碰,她还小,还没磨光身上的刺,不要太计较就好。

  “不过她对我倒挺不一般……但是我觉得很怪。

  ”易诚开门见山。

  我都能看出来小刘对易诚有意思,因为易诚跟我多说两句话,她就吃醋闹脾气。

  “人家喜欢你呗!”我拍拍他的头。

  易诚给人一种很贴心的亲切感,吸引人接近,不管是气场还是模样,都觉得他像是认识了很久的弟弟。

  “不要!我喜欢成熟的女人,像思妤姐这样的!”易诚开玩笑的说道。

  “就你嘴滑!什么都敢说。

  ”我掩着嘴巴笑起来。

  是个女人都喜欢被追捧夸赞,不管对方是谁。

  “差不多都中午了,咱们现在就去吃饭吧!可以多聊一会!”易诚挑起眉毛提议道。

  “行!咱们现在去!”没想到还有小男孩愿意陪孕妇吃饭的,一路上我们聊得很开心,易诚会说一些关于上学的事情。

  很久没有这样轻松的感觉。

  就好像回到和他一样的岁月,刚从学校出来,看见亲切的哥哥姐姐,就有说不完的话。

  我家附近有家不错的餐厅,环境相当好,内饰的设计也别出一阁,菜式也相当讲究,雇用了米其林的三星厨师。

  “易诚,那边就是我家小区,你要没事就过来,来家里吃饭。

  ”我指着对面的小区。

  “哇,看起来很高档。

  ”“现在小区都这样,咦?”我的眼神忽然停住。

  “姐,怎么了?”我看见一对男女从小区出来,从街边开车离开,那个男的背影跟我老公很像……可是他(益智故事)现在,应该在集装箱码头。

  女人就喜欢胡思乱想,没想到我也神经兮兮的。

  “没事,我看错人了,到了,就是这家。

  ”餐厅的风格一下将人融进去,尤其是悠扬的音乐,现场的小提琴演奏,都能将人的心荡回十八岁情窦初开的那年。

  “确实不错!这里菜好贵!”易诚翻看着菜单,皱皱眉毛。

  “想吃什么随意点,姐姐请你!”易诚是个实在的小伙子。

  “那就让姐姐破费吧!”易诚吐出舌头,调皮的笑了下,然后压低声音凑过来,“看来这次的奖金真的很多!”当然!应该够换辆车的!脸上的喜悦遮挡不住,“你猜对了!快点菜吧!”易诚忽然抓住我的手腕,男人的气息立刻将我点燃。

  啊!一个冷颤从头到脚。

  这一瞬间,所有的神经像被电击一般,身体的总开关被猛地触发!敏感到我不敢想象的地步!“姐,你怎么了?”易诚盯着我瞬间烫红的脸,“是不是发烧了?”不等我拒绝,另一只手贴上我的额头。

  天啊!身前猛地发胀,衣服的紧绷感不断加强,想要爆开。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惊慌的不知所措。

  不可以,男人不可以碰触到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过这般敏感到可怕!现在理智成了不堪一击的烂泥,身体完全不受大脑支配。

  正在翻腔蹈海的朝灵魂深处涌来!无力抵挡!“易诚!不要!”我连忙将身子向后撤。

  “姐……姐,我什么都没做……”易诚摊开两只手,表示自己很清白。

  他确实很清白,是我自己的问题!只是轻微的接触,并没有太多的乱事,就能变成这样。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盯向易诚的脸蛋,尤其是他的嘴唇,渴望着那里,想象着他的舌头,连看他都觉得酸痒难忍。

  我喘着粗气,用力咬着嘴唇,只有疼痛才能让我从难忍的感觉中跳脱。

  易诚吓坏了,惊慌失措,惊恐的看着我。

  “快,给我要杯冰水!”我的声音都变得十分软腻。

  不敢相信是从自己嘴里发出的!怎么会这样?我强力用手肘撑着脑袋,艰难的喘气,想要平息体内的骇浪,闭上眼睛。

  接连喝了三大杯冰冷的白水,才压下那种感觉!太难受了!易诚的脸红了,眼睛不敢正视我。

  “对不起,刚才吓到你了。

  ”我也很不好意思。

  “姐,你……一会去换件衣服吧。

  ”易诚指指我的领口。

  天啊!这里竟然要被爆开了!感觉比之前又大了一圈,薄薄的衣服被撑的几乎透明。

  里面的一切似乎可以肉眼看到!易诚三两下将T恤脱下来,小心的给我。

  “姐,你快穿上。

  ”易诚光着上身,细腻的肌肤,肌肉的线条,男人的美好被他展示的一览无余。

  我连忙套上他的衣服。

  男人散发的味道从衣服中透出来,好难受!强压下去的热浪,狂风暴雨般瞬间席卷而来。

  我的脸猛地通红!这顿饭是真的吃不成了!“易诚!我得回家一趟!你的衣服……你这样光着也不好!”我哆哆嗦嗦从包里拿出钱包。

  连从里面抽出钱的力气都没有。

  身下的热浪如潮,一波波的涌上来。

  再停下去,连衣服都会浸湿!“你拿着!买衣服……吃饭!我好难受,先回去了!!”我逃也似的离开座位,刚走两步,腿就软的发抖。

  易诚两步将我扶住。

  啊!不行!男人的温度和身体,顺着表层直逼神经!完全的接触摩擦,冷飕飕的激流直上脊背!尤其是他的完美胸肌,让我吞咽着口水。

  很难自拔!我真的不行了!痛苦的看着他,摇着脑袋。

  他一把将我抱起。

  男人手里的臂膀和宽阔的胸膛紧紧的贴着我,尤其是年轻的气味,我的全身都在发抖!“姐,我送你回家!”我没办法拒绝,两腿抖的不像话,将脸埋在他的脖颈间。

  “我就拜托你了!”男人的气味很诱人,有种说不上的诱惑,闻着这样的味道,身体的难忍才有一点点舒缓,转而更汹涌的欲念涌上心头!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脑中一片空白,连自己身在何处都要忘记,死死的抱着易诚的脖子,在他结实的后背上摩挲着!嘴巴也张开,亲吻着他的脖颈。

  真好闻!男人的味道令我发狂!好满足!好喜欢!大脑享受着快感,浑然不知他还是个清白的男孩。

  易诚抱着我,被我的手和嘴巴挑拨的很痛苦,心脏跳的很疯狂。

  我感到他的喉结不停在吞咽。

  汗水密密麻麻的不停渗出。

  到家只是很短的距离,却经过无比漫长。

  “好难受,易诚,我好难受!”口中喃喃的轻吟着,我想要男人刺激的将我吞噬!“姐,再忍一忍,马上就到!”“易诚……”我深深埋在他的臂膀中,不停的滑动着。

  他的气息越来越浓烈,呼吸的声音越来越重!他一边抱着我,一边从我的包里摸出钥匙,颤抖的打开家门。

  门一关上,我更加放肆的摩挲他的后背和身体,在结实的胸膛上释放难捱的痛苦。

  他连忙将我放在沙发上。

  “姐!你到底怎么了!”我的手没有离开他的身体,摸到了如铁般鼓起的帐篷。

  “易诚!我难受!我受不了……”我呜咽着想要更多,可以让我快乐的元素。

  “姐,不可以!我们……我不能!”易诚艰难的说道,却不忍心将我推开。

  任由我的手掌不停的游走在他的身体上。

  好难受啊!我半睁着眼睛,一切都很朦胧,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着,挣扎着。

  好难受!憋闷的感觉快要透不过气!我扭动着将外套脱掉,将要撑开的上衣脱掉。

  松软又沉重的兔子欢脱而出。

  “这里!这里好难受!好涨!”我喃喃的念着,自己在上面按压起来,乳水渗出不断流淌。

  身体此刻已不属于我。

  易诚看呆了。

  “我不能!你是我喜欢的姐姐!我不可以趁人之危,对你这样!”易诚红着眼睛,向后倒退一步,慌乱的在客厅中乱走,不知如何是好!他在房间里慌乱的翻找着抽屉,想要找到能够帮到我的东西。

  “姐!试试这个!”易诚找到了药箱,从里面拿出清凉油,涂抹在我的太阳穴和人中。

  好凉!大脑稍微复苏。

  我不知自己在做什么,现在的样子,难以启齿!眼泪一下流出来。

  “易诚!你快走!我不知道怎么了……你快走!别管我,我怕控制不住自己!我不能……快……快走!我要压不住了!”易诚骑虎难下,不放心的看着我。

  他知道,再停留的话,错误的事情,很快就会发生!我们之间的师徒情分,姐弟情分都会一扫而光!我哭着哀求着,“别管我,你快走!易诚……快……”清凉油的作用被烈火覆盖住,邪恶的想法再次占领了神经!

“真的是你。

  ”白薇脸色有些复杂,莫名苦笑了一声,说:“当时我吓坏了,没看清你长什么样子,事后也因为某些缘故,所以没能当面感谢你,所以……你特地来找我?”“找你?”我失声冷笑,“你想多了,我只是来这上班而已,没想到老天有眼,竟然让我碰上你。

  ”白薇似乎松了一口气:“既然是巧合,那……我应该认真地向你说声谢谢,感谢你当初救了我。

  ”“呵呵,你觉得一句感谢就够了?”白薇从办公椅上起身,从价值不菲的名牌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我跟前:“这张卡里有一百万,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补偿?”我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白薇以为我嫌少了,脸色变得冷淡起来,又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里有四百万,一共五百万,感谢你那天救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别跟老子提钱,有钱了不起吗,老子白坐了三年牢,你特么拿怎么补!”“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害你坐牢了?”白薇显得很愤怒,同时又被我的话吓到。

  “呵呵,白总您当然不记得。

  ”我怒极反笑:“在我把那死胖子打伤以后,您死活不肯出面给我作证,害我坐了三年牢!”白薇神色一滞,嘴里喃喃着,“不可能,我还让家里人去找你,他们说你拿钱就走了……”白薇的话彻底燃爆了我的怒火,“钱钱钱,你特么是从钱缝里生出来的吗?”我用力扯开衬衫,露出了在监狱里练就的一身肌肉。

  “你要干什么?”白薇一惊,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我缓缓走近她,指着胸口那几块醒目的伤疤,一字一顿地说:“看到了吗,这些伤疤是我刚进号子的时候,里面的牢头用烟头在我身上烫出来的!”白薇怔怔看着我胸口,以及上身数十道狰狞的疤痕,脸上流露出动容之色。

  紧接着,白薇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在跟她的家人求证我坐牢的事,不一会儿竟然争吵起来,措辞激烈,显得很愤怒。

  挂了电话,白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抬起头,咬着嘴唇说:“对不起,当时我家人骗我说你没事,没想到害你坐牢……”说着,她竟然向我弯下那条纤细的腰肢,语气诚恳道:“对你这三年造成的一切损失,还有身体……精神上的损害,我都愿意补偿!”“补偿,怎么补?”我冷笑不已。

  这一次白薇没有直接说钱,“你可以提,只要我能办到的,都可以。

  ”我没有说话,而是冷笑着靠近她,两手抵在墙上把她夹在中间,近在咫尺看着她那张漂亮得有些过分的脸蛋。

  “你,你想干嘛,你不要乱来……”白薇紧张地小口喘气,呵出女人独有的芬芳幽香的气息扑在我脸上。

  不得不说,白薇是我见过所有女人里,长得最漂亮,身材又火爆的。

  这一刻,我突然有了某种报复冲动,想要在她这副近乎完美的身体上疯狂发泄,在她痛苦愤恨的迷离目光中,释放我积郁三年的憋屈。

  “你是说只要你能办到的,都可以吗?”我冷笑着。

  白薇一愣,下意识点点头。

  “那好,你自己趴墙上半小时,这事儿就算结了!”“你要做什么?”白薇一愣,俏脸突然发红。

  “白总您这是明知故问么。

  ”我呵呵一笑:“当然是跟您进行某种神圣而古老的运动,相信我,你会爱上这种运动的。

  ”白薇的脸色一阵红白交替,眼神犀利得几乎能杀人,带着我很讨厌的鄙夷和冷漠。

  “痴心妄想!”我笑了笑,“不(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是白总您自己说的都可以吗,我不要钱,就只能委屈您趴半小时白墙了。

  ”白薇冷哼了声,我突然将膝盖顶进她的腿间,吓得白薇身体一颤,张嘴就要喊救命。

  就在这一瞬间,我低头吻住白薇的唇,在对方近乎杀人的目光下,贪婪地攫取这女人的甜美和芬芳。

  吻罢我松开抵在墙上的手,退了几步,扣上衬衫,看着仿佛劫后余生,胸口仍剧烈起伏的白薇。

  “既然白总您不舍得趴白墙,我总能先收个利息,亲个嘴吧。

  ”“你……”白薇愤怒,俏脸红得跟染布一样。

  “滚出去!”她忽然一指门口,用冰冷且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被解雇了,你这种流氓不配进我们公司。

  ”我淡淡一笑,“白总,我跟您的帐还没算完呢,您现在无权解雇我。

  ”临走前,我还嗤笑她,“白总您的吻技真不咋的,亲得我嘴都疼!”身后传来白薇的怒吼声,我拉开办公室门大步走了出去。

  我走到楼梯间,拿出香烟点燃,一边抽,一边思考后面怎么办。

  白薇算是被我得罪死了,可我不在乎,这女人为了自己的脸面,害我白坐三年牢,我没正面强了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可以预想到,白薇后面肯定会换着法儿地刁难我,在烟雾缭绕里,我忽然想到,如果现在向她狮子大开口拿钱走人,我或许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可在监狱里的三年狗屎生活,让我不想轻易放过这个女人。

  我摇头自嘲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变成了曾经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了条新信息,没想到是前女友发来的:秦川,我给你银行卡存了五万,你拿着好好照顾自己,我要结婚了。

  手机从掌心滑落,我捂着脸把头埋进膝盖里……良久,我骂了一句草泥马的爱情,起身朝白薇的办公室大步走去。

  我决心不走了,就留在这里天天恶心这女人!我来到白薇的办公室门口,稍微平息了心情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白薇坐在沙发上正在休息,看到进门的是我,那张漂亮的脸蛋瞬间冷了下来:“你还进来干什么?”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白总,我是来向你报到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助理了。

  ”白薇皱起眉头:“我不是说了吗,你被解雇了。

  ”“抱歉,我刚签了劳务合同,在没有严重违反纪律,没有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下,你不能随意解雇我。

  ”“我会让人事部单方面解除你的合同,并按规定给你一定经济补偿,你走吧。

  ”“如果白总非要做那么绝的话,也行,我会去找董事会,或者找几个记者,告诉他们,你三年前害我坐牢,如今又无故解雇我。

  ”“你……”白薇愤怒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依然很平静:“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白薇没说话,只冷冷盯着我。

  良久,她终于缓缓开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好好地工作挣钱。

  ”我平静地说道。

  “我可以给你钱,足够弥补你这三年的损失,但你要离开。

  ”白薇的语气也变得很平静。

  这次我没有气愤,反而顺着她的话笑道,“行啊,白总要是给我一百个亿,我保证立刻消失!”“一百个亿,你也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白薇讥讽地看着我。

  “怎么,白总您连一百个亿都不值吗?”我反唇相讥,“我敢说,要是您竞拍自己的初夜,肯定有人舍得掏钱。

  ”“你到底想怎么样?”白薇成功被我激怒,连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

  “要不,您还是陪我睡一晚好了。

  ”“你做梦!”白薇脸色铁青。

  “那就没得谈了,我先出去工作了。

  ”我淡淡笑了笑,然后转身往外走,一边接着说:“白总,我只想好好工作而已,别老想着赶我走,光脚不怕穿鞋的,我不介意跟你彻底撕破脸皮杠到底。

  ”说完,我拉开门走了出去。

  白薇的办公室外面有个助理办公台,原来的助理应该还不知道白薇要解雇我,正整理东西等着和我交接,然后就可以升迁去别的岗位了。

  我客气地和她打了招呼,开始交接,主要是些营销资料和白薇的工作行程安排。

  没多久,交接完了,原助理去跟白薇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白薇没留她,也没有找我。

  没过多久,一个人事主管找我去了一趟,劝我辞职。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人事主管苦劝几次无果之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一言不发地盯着我看了很久,最终不耐烦地挥手让我离开,并没有直接单方面解除合同。

  显然,白薇不敢做的太绝。

  

你知道为何男人会在婚后还要出去寻找一夜情吗?难道是你在床上的功夫不行还是有其原因呢?到底是哪些因素致使人们这么轻易就出轨了呢? 对性的好奇由于现在网络上充斥着大量的性的知识,往往诱惑着年轻的小朋友们,使她们刚刚萌芽的心,对性产生了很大好奇心,再加上网上众多热心的色狼们,这类小妹妹很容易就钻进了色狼们的口中,成为一夜情的牺牲品。

  因为网络使不同年龄的人都在一起,不想承认自己的幼稚往往成为小朋友们的致命伤。

  在失身后,也许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由于处于一个叛逆的年龄,所以她们总是有一种无所畏惧的心理来追求刺激和好玩,却给自己带来一身的伤。

   太孤独当漫漫的长夜,身边无人陪伴的时候,心理的孤寂,往往是很多单身女性一夜情的原因。

  其实对性的需要并不大,只是想找个人陪陪自己,和自己度过漫长的夜。

  一夜情是对温暖的向往和对孤独的恐惧的一种填补。

  这类女生一般观念开放,思想先进……充满对浪漫情怀的渴求。

   心底的伤这是频繁找一夜情的女生的根源,来自她们心底的伤。

  最多的就是被男朋友抛弃了,而这个男朋友往往是她们的第一个男人,第一个以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所以在和他们分手后,心理受到极大的伤害,不在相信爱,于是开始故意放纵自己,用一夜情来弥补自己心的伤口。

  而由于对爱情的失望,加上对自己的放纵的痛(爱女狂欢)恨,这种复杂的感情会导致心理上认为自己是个坏女孩子,更加的放纵自己,所以频繁的找一夜情。

  其实只是一种情感的宣泄,她们利用极端的感觉来释放心头的阴郁,此时的一夜情,对她们只是一种变相的自虐,象一个受伤的野兽,却不停的在撕开自己的伤口,让伤口不停的流血…… 一时的愤怒这种女孩往往比较活泼,脾气比较火暴。

  往往是在和男朋友的吵架后,故意用一夜情来平息自己的心情。

  其实她们的心里只是想发泄一下,如同小孩子一样,心里想的是反正男朋友那么不在乎我,我要故意气他。

  其实她只是想找人关心她,所以往往很容易和一个能安慰她的男生发生一夜情,来寻找那份失落。

  可是往往一夜情后,心情平静下来后,开始悔恨自己做过的事情。

  往往很多少女就这么一时气愤下成了少妇……引用名言:男人经常后悔没有跟某个女人发生关系;女人则后悔跟某个男人发生过关系。

   性欲望的追求食色,性也。

  随着观念的开放,很多女性对自己的欲望更加直接的表达。

  她们找一夜情就是赤裸裸的性需求,往往是离异啊,老公长期不在身边啊……其实女人和男人一样,对性有着身体的需要,所以她们就在渴望通过一夜情来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

  年轻气盛的时候,人们往往经不住诱惑。

  孤独难耐时,情场失意之时,陌生人的一句关心、安慰的话语很容易就会让我们倍感窝心,一夜情就顺其自然地发生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c.aspx?3220.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c.aspx?3871.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c.aspx?2137.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c.aspx?82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c.aspx?1339.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c.aspx?1395.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c.aspx?762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c.aspx?7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