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xx porm,新手必看

温喆嘿嘿一笑,看见她那可爱的样子,顿时心血来潮,一拍胸脯道:“你想我怎么办都行,只要你看的上我,钱不是问题,你家里我来说。

  ”刘春杏见他那么认真,有点心动了,却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两个人正聊的上劲,听见外面有车子喇叭滴滴的响,出门一瞧,见停了一辆车,下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子,显得很客气的问道:“请问是刘春杏吗?”温喆上去问道:“你是谁,找她做什么?”“我是王老板派来,接曹小姐去县城玩的,曹小姐,请吧?”陌生男子对刘春杏说道。

  刘春杏一愣,看了看温喆,摇摇头说道:“对不起,我还在值班,今天没有时间,你还是回去吧,辛苦你了。

  ”温喆一听说是王胖子派来的,顿时火冒三丈,这个家伙自己不敢来,却叫了个人来,肯定是被上次的事吓住了,但是又不服气,舍不得刘春杏,想接她过去玩,那还有好结果,说不定会趁机把她给上了。

  陌生男子见刘春杏不答应,立刻给王胖子打了个电话,恩恩啊啊的又是点头又是笑的,最后将电话挂了,说道:“曹小姐,王老板说了,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就是请你去吃顿饭,他现在有事赶不过来,但是非常的想念你,希望你给他一个面子,再说你们是对象,这样做也是理所当然的。

  ”看着陌生男子笑眯眯的,好像话中有话,刘春杏有点为难了,不知道怎么办,就眨着眼看温喆,好像希望他帮忙似的。

  这时候温喆早看出来了,王胖子肯定是心怀不轨,不管他是不是忌惮小五手中的家伙,所以不敢来,反正温喆是想阻止的,温喆一挥手,不耐烦的说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人,人家不想去,就算了,你还一个劲的催啥?”陌生男子愠怒的看了温喆一眼,似乎没有放在眼里,走过去,拉着刘春杏就走,一边说道:“曹小姐还是跟我走吧,要不然我没法跟王老板交代。

  ”“你给我住手,干啥呐?”温喆见他还拉拉扯扯上了,弄的刘春杏老不乐意,他上去就打掉了陌生男子的手,挡在了刘春杏的跟前。

  “你说话给我注意点,你算是她什么人,不要多管闲事啊,我警告你,我是奉命办事,你不要插手,这不管你的事。

  ”陌生男子好像被惹毛了,气恼的吼叫起来。

  “你管我是什么人,我是这里上班的医生,怎么了,刘春杏也是这里上班的,值班期间,不可以外出,再说人家又不愿意跟你走,你啰嗦个啥?王胖子那么有诚意,你叫他自己来啊,叫你来算是什么意思?”温喆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据理力争。

  陌生男子可是王胖子专门派来的,是个厉害的打手,他没有亲自来,一是因为忌惮上次被墨镜男子小五指着脑袋,差点吃了花生米,二来是想让这个打手来试探下村子里的情况,而这个打手平时里可是吃打架这碗饭的,刚开始客气完全是出于礼貌问题,现在见温喆阻拦,他的脾气就上来了。

  “你小子给我让开,要不然我打的你满地找牙,你不要逞能,这是王老板和曹小姐的私事,你插个屁的手?”“我就要管怎么了,你还来抢人了不成?这可是小钱村,你自己问春杏,看她愿不愿意?”温喆不以为然,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刘春杏见两个人都蓄势待发,弄不好一语不和就打起来了,摇了摇温喆的胳膊道:“我看算了,小喆,好好的跟他说,那个啥,你回去跟王老板说声,我真的有事,所以是不能去了,还麻烦你跑了一趟,真不好意思。

  ”温喆见刘春杏态度坚决,得意的嘿嘿一笑,脸上挂着胜利的表情,“你听见了没有,人家不愿意去,你再拉拉扯扯的就没有意思了,还是回去吧,别丢了脸。

  ”“你小兔崽子找打,我让你管闲事。

  ”那个打手早已经按耐不住了,带不走刘春杏,那才是丢了面子不说,还要被道上的人耻笑,还要被王胖子指责一顿办事不牢靠,他捏着拳头,虎虎生风,往温喆身上一捅,温喆想躲避已经来不及,只觉得胸膛里嗡了一声闷响。

  他揉着胸口,疼的只咧嘴,可是在刘春杏面前,他觉得自己不能认怂,上去就手脚并用的乱打了起来,完全没有一点套路。

  打手是个练家子,温喆这样的人,没有一点功夫底子,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一个打三四个,所以蔑视的笑了笑,脚一抬,就踹的温喆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温喆爬起来的时候,打手那是不屈不挠,一路追着打,只打的温喆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卫生所里,打手还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使劲的一个推手,温喆嗖的撞在了桌子上,浑身疼的厉害。

  刘春杏见事情不妙,再这么打下去,只怕要把温喆打成了残疾了,她尖叫着喊道:“快住手吧,我跟你去还不行嘛?再打要出人命了。

  ”打手听了,抡起的拳头这才放下来,拍了拍手,得意的说道:“早这样,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嘛?何必呢?”说完一把揪住了温喆的衣领,指着他青肿的脸说道:“小子,今天饶了你,以后别他娘的没事逞什么英雄,一个乡巴佬,还想英雄救美,老子见的多了,多半没有好下场。

  ”打手说着把温喆一推,转身就出去,摇着头胜利的哼着小曲,看样子要去开车,打开了车门,等着刘春杏过去。

  刘春杏见温喆被打的都流鼻血了,心疼的想掉眼泪,可是委屈又没法表达,楚楚可怜的看了看他,只好转身跟过去。

  温喆只觉得骨头要散架了,这个打手下手真是狠啊,自己都没有碰到他,就挨了这顿打,这简直是一种侮辱,而且他有预感,刘春杏这要是去了,肯定要遭了王胖子的毒手,一想到那个场面,王胖子那肥厚的手把玩着刘春杏那硕大的胸,温喆就脑子充血,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千万不能让刘春杏跟着去。

  但是自己又完全打不过这个打手,该咋办呢?看来只有跟这个打手拼命了,他指着那打手喊道:“你个小狗崽子,刚才打的不算数,你有本事再来把老子打爬下,老子就彻底的服输,怎么样?”“你还没完没了,小王八蛋是不见棺材不流泪,老子今天就让你躺半个月下不来床。

  ”打手被温喆挑衅,气急败坏的握着拳头,就冲了进来,刘春杏在后面又喊又叫的,硬是没有拉的住。

  温喆原本是打算等打手过来,他摸着身后的凳子一下子砸在他的脑袋上去,这样起码可以把他打晕了,然后就好办了,于是等打手靠近的时候,他扬起手来就将凳子丢向那打手的脑袋,原本以为这一招会凑效,岂料,打手伸手一挡,那椅子腿也断了好几根,打手跟个没事人一样,眼睛血红血红的。

  “这是你先搞的,老子让你尝尝。

  ”打手恼羞成怒,过来像是抓小鸡似的,一手抓住温喆按在了桌子上,一手抄起一把凳子,就朝着温喆砸了过去。

  这要是砸在温喆的脑袋上,他不死也得晕过去,说不定会是脑震荡,情急之下,温喆的手在后面胡乱的一抓,就抓到了自己的银针,情急之下,他也顾不得那么多,照着打手的身上就扎了上去。

  这是在情势所逼的情况下,温喆想起来的不是办法的办法,根据针经书上所说,银针刺中人体身上的穴位,轻者可以治病,重者甚至能够让人休克,让人四肢僵硬。

  温喆当时也没有多想,却凭着熟练的手法,扎对了打手身上的穴位,就见打手身子一震,瞬间僵化了,手里的凳子擦着温喆的脸掉在了地上,硬是将他的额头划出一道血痕,而打手也像是中了邪似的,慢慢的蹲了下去,翻着白眼像是个傻子一样,口吐白沫。

  一旁的刘春杏吓坏了,啊的一声叫,连忙过来,藏到温喆的身后,硕大的胸蹭的温喆心里发痒,她踱着脚指着打手喊道:“他怎么了,你把他咋了呀?怎么不动了?”温喆也是一阵慌乱,这还是他第一次试验银针刺穴,而且用了很大的力气,没有料到就把这个凶狠的打手给弄的僵硬了,他有点慌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还好有气,犹豫着将打手身上的银针拔了出来,就听打手突然大口的喘息一声,这才缓过神来,十分惊恐的看着温喆,像是看外星人似的。

  刚才也没有见他怎么出手,自己就突然动不了,打手现在全身还很乏力,好久才缓缓的站了起来,这才出着粗气,害怕的往后退。

  “你快走吧,开着你的车滚蛋。

  ”温喆大吼了一声,吃惊之余,望着手中的银针,心里暗喜,原来这银针还有这样的功效,看来以后能够派上大用场。

  “算你狠,我们走着瞧。

  ”打手双腿有些发软,心有余悸,狼狈的跑回车子上,手还在发抖,好像喝醉了酒一样,哆嗦着发动车子,他打了这么多年的架,还是头一次莫名其妙的被对手放到,而且都没有看清温喆是怎么出手的,继续待下去,只怕会更加的吃亏,于是心有不甘的离开了。

  刘春杏见没事了,挽着温喆的手都忘记了放下来,惊诧的问:“小喆,你怎么打赢他的,刚才他那么凶。

  ”“切,我是拼了命的呀,都不是为了你,哎呀,疼死我了。

  ”温喆收了银针,这才意识到脸颊上生硬的疼,不由的捂住。

  “我看看,都肿了,流血了,我给你上点药。

  ”刘春杏说着,心疼不已,伸出白皙的手摸了摸,此时她贴的很近,大胸脯在他的身上时不时的摩擦着,温喆都忘记了疼了,目不转睛的低头去看她那白皙的酥胸,心里一阵燥热。

  刘春杏很快就替温喆上药,温喆坐下来,刘春杏半蹲着,一边上药还一边用红红的嘴唇吹着他的脸,温喆此时完全闻不到药水味,鼻子里全是刘春杏的体香,看着她那么认真的样子,他心里一动,忍不住一把搂住了她。

  “春杏姐,你对我真好,我好喜欢你。

  ”温喆说着,也不顾刘春杏扭捏,吻住了她那性感的嘴唇,手也不安分的捏着她硕大的胸脯。

  刘春杏没有防备,哼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连忙挣脱出来,娇羞道:“小喆你别闹了,药还没有上好呢,这可是卫生所,别让人看见了。

  ”温喆早已经是急不可耐,见外面也没有人,上去就搂住了刘春杏,在她耳边说道:“春杏姐,晚上我们再去看电影吧,好吗?”“哎呀,晚上再说嘛,你这是干啥呢?”刘春杏忸怩一阵子,不由跑过去,也顾不得给他擦药了,心慌意乱的收拾着杂乱的卫生所。

  温喆大概是刚才打赢了,所以心情特别的好,也顾不得疼,欣赏着刘春杏那可人的样子,心里憋着一把火,真想现在把她就地正法了,实在是这里不方便呀。

  晚上天一擦黑,温喆就早早的在村头等着了,他骑着那个老旧的自行车,等了好一会儿,刘春杏才扭扭捏捏的过来了,温喆拍着前面的单杠说道:“来,今天坐这里。

  ”“干啥不坐后面?让人看见多不好?”刘春杏很疑惑的问。

  “后面的坏了,不能坐人,这天都黑了,你还怕个啥,来嘛。

  ”温喆一只脚踮着,拉着半推半就的刘春杏,看着她大而丰满的屁股坐上去,擦着他下面的家伙,他立马有了反应,抬脚就蹬起了车子。

  还是像上次一样,温喆专门挑难走的路走,那坑坑洼洼的路颠簸着自行车都快要散架了,听着怀里刘春杏不停的叫唤,身子还不时的擦着自己的家伙,他的家伙立刻昂首挺胸,好像要寻找目标起来。

  刘春杏似乎有了感觉,只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顶着,她下意识的伸手一摸,刚好摸到了一个硬东西,嘴上还问着这是啥,没一会儿就意识到不对劲,羞红了脸。

  温喆这时候正好骑过一块玉米田,本来路就不好走,磕磕碰碰的,被刘春杏的小手一握,身子一怔,一时间没有扶好车把,恰巧前面遇见个石头磕了一下,车子猛然一震,就歪向了旁边的玉米地里。

  当下温喆下意识的抱着刘春杏,车子滚到了一边去,而两个人也搂抱着滚到了玉米地,还好有玉米杆挡着,没有什么事。

  刘春杏哎呀一声,准备爬起来,温喆灵机一动现在可不正是个好机会吗,当下抱的更紧,一双手也在她的身上胡乱的摸了起来。

  “别闹,小喆,你干啥呀?”刘春杏哼叫一声,只感到温喆已经将自己抱的紧紧的,手已经伸到了衣服里,她不由惊慌起来。

  这晚的天空挂着个月牙,几颗晶亮的星眨着眼,可见度很低,四周静悄悄的,就听见虫豸低低地鼓噪声,还有温喆喘着粗气的声音。

  “春杏姐,我可老想你了,你就随了我的意。

  ”温喆一边摸着,还一边开导,他担心刘春杏受不住惊吓,会叫喊起来。

  刘春杏一个二十出头,水灵灵的大姑娘,对男女的事不能不说没有向往,只是难以启齿,被温喆在身上挑逗了一会儿,身子有点发软了,感觉也渐渐上来,娇喘着气道:“小喆,哎,你不是说,要去看电影的嘛,咋这样呀,你,嗯……”还没等刘春杏说完,温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她的嘴给堵上了,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在她胸前上乱抓一通,像是个发情的野兽一般,这架势,刘春杏怎么受的住,挥舞着小拳头捶打着温喆的胸膛,却是十分的无力。

  温喆见她渐渐的顺从了,就开始加大了攻势,反正夜色漆黑,这里也没有什么人走动,正是个绝佳的机会,他早就想好好感受刘春杏那对挺拔丰满的玉兔了,见她的反抗小了下去,干脆坐到了玉米地里,将她反抱在怀中,这样一来,刘春杏想反抗,也有点难以招架了。

  温喆心情有点激动,呼哧的喘着气,手已经毫不客气的顺着刘春杏的脖子伸下去,顿时碰到了她那对大大的酥胸,也顾不得摩擦,直接伸进了罩子里,抓住了,真的很大,比看见的还要大,虽然可见度比较低,但是手感是相当的不错,他一只手根本就握不住。

  为了更好的感受,他腾出了另外一只手,推开了刘春杏的罩子,双手齐上,使劲的揉搓着她硕大的胸脯,顿时感到爽快无比。

  刘春杏的嘴被堵住,发不出呼喊,只能闷哼着,手无力的按在胸前,但是根本阻止不了温喆的进攻,反而越发刺激了温喆的欲望,他更加的用力,见火候差不多了,离开了她的嘴唇,扒着衣服含住了她胸前的蓓蕾,手也不闲着,一边捻动着她另一个玉兔,一边向下摩挲,到了她两腿之间。

  刘春杏身子一震,有气无力的说道:“小喆,别,别碰那里,我们不能,哎,你等等呀,你个小坏蛋……”温喆哪里肯听,现在是箭在弦上了,他的手很利索的伸进了她的裤子里,摸到了她的秘密花园,只觉得这里茂密的很,而且湿漉漉的,看来这个刘春杏嘴上说不要,其实已经动情了,温喆对付女人已经有了一些经验,知道现在是下手的好时候,也不管了,刘春杏没有系裤带子,他顺势一扒,就连她的内裤一齐退到了膝盖上。

  借着微弱的光,隐约看见两腿间一片乌黑,而她修长的腿紧紧的夹着,身子不停的扭动,想伸手去提裤子,被温喆给摁住了,他另一只手将她的上衣也掀起来,罩子也解开了,两颗大大的酥胸没有了束缚,弹了出来,简直是波涛汹涌。

  失去了遮拦的刘春杏,此刻只有轻声的哀求道:“小喆,你别呀,我们还没有结婚呢,可不能做这件事呀,你放了我吧?”“谁说非要结婚了才行,我们不是已经要处对象了吗?春杏姐,你真性感,我忍不住了。

  ”温喆说着直接爬在了她的身上,见她的手还在抗争,他将她的衣服掀到她的头顶去,正好把她的胳膊给束缚在一起了,这样她的上身已经赤条条了,一览无余。

  “我们不能,哎……”刘春杏嗯了一声,温喆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唇,撬开了她的贝齿,手也从她的脖子一直摸索到她的双腿间,伸进了她的花园里,并且向里面探索,他早就想干刘春杏了,从第一次见到她丰满的身温时候,就在想,她这里一定会很迷人,都说丰满的女人这里很湿润,果然是不错的。

  手指一滑就进去了,温喆快速的挖了几下,已经是春潮泛滥了,刘春杏身子也一拱一拱的,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哼声,温喆知道她彻底的动情了,离开了她的嘴唇,开始解自己的裤子,里面的小钢炮早已经是挺拔直立,涨的快要爆炸了。

  将裤子退到膝盖,温喆直接贴上去,小钢炮才碰到她的两腿,就无比的舒服,好像那下面在吸引一样,这时候的刘春杏也不知道怎么的挣开了胳膊,一把握住了他的家伙,只觉得羞耻的难以形容,可是的确是已经(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被挑逗起了欲望,舍不得放开了。

  “小喆,别弄那里,我不干。

  ”刘春杏虽然已经二十出头的女人了,但是还没有经过男女之事,这乡下的规矩严,即便是读书的那会儿,谈朋友都不让人碰,最多是抱一抱,摸一摸,村里的女人都有这个心结,身子都是留着洞房的时候才给男人的。

  “好姐姐,我已经受不了啦,你就依了我吧?”温喆软磨硬泡,下面的家伙不停的摩擦着刘春杏的下面,只觉得很湿润,诱惑无比,他全身血脉膨胀,浴火难耐。

  见事情到了这一步了,刘春杏也没有办法了,再说她也是全身燥热难受,也想尝尝这男人的滋味,便娇羞道:“那姐姐答应了你,你可要负责,要认真的对我好。

  ”“肯定的,我老喜欢春杏姐了。

  ”温喆继续的摩擦着,只觉得自己的兄弟已经快要进去了,心想这个时候她说什么也得答应她呀,先干了再说。

  “那,哎,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刘春杏还想说点什么,就觉得下面一热,温喆那家伙已经哧溜一声顺利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并且已经开始抽动了起来。

  温喆心里那个爽,是难以形容的,好像是洗了一个舒服的澡,只觉得是云里雾里的,他使劲一挺,就觉得好像碰到了什么阻碍,再一使劲,刘春杏发出一声压抑的尖叫,身子颤抖着,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的腰,手指甲也抠进了他的肉。

  刘春杏只觉得先是疼了一下,但是随着温喆的动作,她舒服的娇声喘了起来,就觉得好像置身于浴火之中,全身快乐舒畅。

  温喆没有料到,刘春杏还是第一次,刚才明显的是遇见了那层膜,而且被他毫不客气的给破了,顿时越发的激动,虽然玩过好几个女人了,但是清纯的处女还是第一次,他更加的起劲,抱着刘春杏那丰满的大屁股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最终,随着两个人激烈的颤抖,温喆沉闷的哼了一声,倒在刘春杏的胸脯上,意犹未尽的摸着她胀鼓鼓的酥胸,“春杏姐,你真迷人。

  ”好像这时候才清醒了过来,刘春杏有点慌乱的坐起来,穿好了衣服,咬了咬嘴唇,推了温喆一下,“小坏蛋,就会欺负人家,现在身子都给你占了,你以后可要负责任,我的将来可是完全交给你了。

  ”温喆见她怪不好意思的样子,一把将她抱住了,“没有想到你还是第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你的,春杏姐,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谁要是欺负你,我绝对不饶了他。

  ”反正已经做了这事了,刘春杏也抱着他,两个人又缠绵的吻了好半天,这才不舍的出了玉米地,电影也不看了,温喆推着自行车,一路上跟刘春杏说说笑笑的回村里了,两个人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搂搂抱抱的,只到了村口,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春杏姐,不如到我家里去坐一会儿吧?我看天还早呢。

  ”温喆有点舍不得,刚才的激战简直是太爽了,不过是在玉米地,没有怎么尽兴,倒是有种偷情的意味,他盘算着等到他家里去,再好好的欣赏下刘春杏那丰满的裸体。

  刘春杏脸一红,好像意识到什么,摇摇头,“小喆,我要回去了,今天被你弄了一身臭汗,我要回去洗个澡,你别忘了对我说的话啊,我可记着呢。

  ”“可不敢忘,我晚上会想你的,你会不会想我啊?”温喆说着,也不管是不是村口了,反正晚上也没有人看见,他又拉过她,在她的胸前胡乱捏了几把。

  “哎呀,别闹,被人瞧见了,你要真想人家,改天就去提亲,我回去给家里说一下,把王胖子那事给退了,省得以后麻烦,可万一人家要礼金,咋办呢?”刘春杏想着这些,又为难了起来。

  “没事,不是还有我吗,我明天就去你家找,那行,你早点回去歇着,明天见。

  ”温喆又在她那大屁股上摸了几下,这才看着她扭捏着离开了。

  温喆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的甜,终于把刘春杏搞到手了,想到她那丰满的身子,就忍不住一阵快活,这次还没有尽兴,等改天一定要好好的感受一下,至于提亲的事,不管怎么样要想办法把王胖子的礼金给退了,然后就能名正言顺的和刘春杏搞在一块了。

  回家后数了数钱,上次金不换那里给的两万,只用了不到一千块,明天再给刘春杏那里送去五千块,也不知道剩下的够不够弄到行医资格证,现在做什么事都要靠关系,他躺在床上看了会儿医书,盘算着以后怎么赚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温喆就起来了,直接去了刘春杏的家,见他们和村支书在吃早饭,也没有见到刘小民,一问才知道这个伙计又喝醉了,还躺在床上睡懒觉。

  “啊,小喆呀,这个,来找我有啥事?”村支书放了碗筷,拿出一根烟递给温喆,搬了个椅子让他坐下来。

  “书记,今天来有点事,上次不是麻烦你帮我搞个证明吗?我这急着要用,不知道相关的资料弄到没有?”温喆也不客气,直接坐下来,点了烟。

  刘春杏一看见温喆,就想起昨晚上的事,脸上忍不住害臊,平时本来是很开朗的,这会儿小心脏扑通的跳,低着头含羞的看着温喆。

  

陈月月最近很苦恼,她觉的自己病了,而且患病的部位还很羞耻。

  这事儿得从一个月前说起,一个亲戚回村时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骑上这玩意儿,一蹬一蹭时,下边某个位置就痒的厉害,有时候还会莫名的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她是大山里的孩子,没怎么上过学,山里信息又比较闭塞,出现这种情况后,就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怪病。

  由于患病的位置在她尿尿的地方,很羞耻,一直也不好意思告诉家里人,这天她实在忍不住了,便朝村东头的黄大爷家走去,寻思让黄大爷给自己瞧瞧。

  黄大爷名叫黄有仁,今年五十岁,之前在城里当医生,老伴儿去世后,儿子在城里也成了家,就回到了大山里开起了诊所养老。

  老黄坐在院里的藤椅上,手里摇着一把芭蕉扇,悠然的喝着小茶,抬眼间便看到了走进院里的陈月月。

  陈月月今年十八岁,虽然是大山里的孩子,但发育的很好,应该是还没开始戴胸罩的缘故,里边那对儿雪白的柔软随着迈动的双腿上下摆动。

  “月月,怎么有工夫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了?”瞧见眼前长的漂亮,胸前的饱满还上下摆动陈月月,老黄心头略有些浮想联翩,眼神不着痕迹的在她饱满隐约露出深邃的部位悄悄打量。

  “黄大爷,俺听说你之前在城里的大医院当医生,可有本事咧,是不是啥病都能瞧?”老黄回村后,给了她不少从城里带来的稀罕玩意儿,让她对老黄印象很是不错,说话时客气的微微弯着腰。

  “大本事谈不上,一般的小病小灾大爷倒是能瞧,是你爷病了吗?”陈月月上身的T恤比较宽松,弯腰时又正对着老黄的面部,衣领中露出的雪白饱满尽收老黄眼中,或许是回村后寂寞了太久,忽然瞧见这么一幕,老黄下边猛然间有了可耻的反应。

  “不是俺爷病了。

  ”陈月月心思单纯,对于老黄的反应浑然未觉,倒是想起自己的病,脸色黯然了下来,犹豫了一下。

  “是俺病了。

  ”山里人但凡有个小病消灾,就觉得羞耻,偏偏自己患病的位置还是自己那个部位,陈月月俊俏的脸上莫名的浮现出一抹红晕,羞答答的模样十分可人。

  “你放心说,大爷不但不笑话你,还帮你保密咧。

  ”“黄大爷,说出来你可不许笑话俺,俺这病有点儿怪。

  ”来的时候陈月月骑的自行车,路难走,颠颠簸簸的,说到这她下意识夹了夹双腿。

  “大爷怎么会笑话你呢。

  ”老黄咧嘴一笑,瞧着陈月月扭捏的样子,以为这姑娘有啥难言之隐。

  陈月月父母都在外边打工,平曰里只有上了岁数的爷爷作伴,本来还不好意思说,看黄大爷很关心自己的样子,人也不错,略微咬了咬牙关。

  “别磨蹭了,月月,生病了可大意不得,哪儿病了,快跟大爷说说。

  ”老黄强忍着心头的躁动,和蔼的询问。

  之前还想着自己年纪轻轻的,得了这怪病,要治不好可咋嫁人咧,此时老黄的承诺却让她放心了不少。

  洁白的牙齿轻咬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黄心都快化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幅摸样,老黄莫名的有点兴奋了起来。

  陈月月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鼓起勇气,手指逐渐指向了自己的那个地方。

  “这里,可痒嘞……”指到了自己羞耻的部位,陈月月的脸蛋突兀的就红了。

  老黄顺着方向一看,紧身牛仔的包裹,依稀还能看到裤子映出来的轮廓,陈月月的话又让人浮想连篇,让他下身的反应更加强烈了许多。

  “这是咋回事,快跟大爷好好讲讲。

  ”老黄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黄是村里唯一有本事还会看病的人,平时对自己还不错,陈月月见他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全讲了出来。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自从骑了俺叔给俺买的自行车,俺就病了,不光痒咧,有时候还会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一听这话,老黄乐了,这哪儿是病了,分明是陈月月到了动情的年纪,山里的路颠颠簸簸,自行车前端又是尖的,大腿根儿在凳子那处一蹭一蹭的,自然有了感觉。

  瞧着陈月月窘迫着急的模样儿,老黄本想告诉她实话,可望着她那年轻的身段,水蛇般的细腰,似乎对生理一点儿都不懂的样子,好久没碰过女人的老黄心里头突然产生了邪念。

  他今年才五十,身体还健壮的很,好多年没有碰过女人的他最近总想找个地方发泄,眼前这个啥都不懂的山里姑酿,不正是个机会嘛!拉着陈月月坐到身边的位置上,老黄回屋内拿出一个听诊器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

  ”说着,老黄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陈月月的胸脯上,陈月月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陈月月的呼吸,老黄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黄的听诊器都在陈月月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黄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陈月月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黄大爷……还没好吗?”“小兰呐,你这怕是得了阴病,搞不好会要命嘞。

  ”老黄皱着眉头,一脸为陈月月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违心的说道。

  瞧见老黄凝重且严肃的表情,心理年龄还是个孩子的陈月月顿时慌了,忙上前搂住了老黄的胳膊。

  “黄大爷,阴病是啥啊,这病能治吗?你可别吓唬俺,俺才十八,还没嫁人嘞。

  ”陈月月的动作又快又急,胸前那对儿宝贝狠狠的撞在了老黄的胳膊上,又大又软和,让他心里乐开了花。

  明知道骗陈月月这种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对的,自己还是长辈,可自从老伴儿去世后,他有三年没碰过女人了,都快忘记女人的滋味了。

  终于,老黄还是狠了狠心,决定抓住这次跟陈月月接触的机会,摆出了一脸严肃。

  “咱山里头阴气重,你骑个自行车整天跑来跑去的,自然就粘上了阴病,哎,你这娃儿也真是命苦。

  ”山里人迷信的很,听老黄这么一讲,虽然不是太懂,反正就感觉很严重的样子,陈月月着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黄大爷,你在城里当过大医生,肯定有办法,求求你救救俺吧。

  ”除了老黄,她实在想不到村里还有哪个能人可以瞧这怪病,搂着老黄的胳膊直晃荡。

  “这孩子,你甭着急,大爷也只是猜测,到屋里来,大爷给你好好瞧瞧行吗?”老黄被陈月月蹭的心神晃荡,看她着急的模样略有一丝不忍,语气缓和了不少。

  陈月月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小基啄米般点着头,跟着老黄来到了屋里。

  来到屋里后,想到陈月月的懵懂无知,长的还勾人,心里的邪念愈发浓重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决定做一次恶人,大着胆子将手伸向了陈月月的裤子。

  “大爷,您这是干啥?”瞧见老黄伸过的手,陈月月有些疑惑,抓了过去。

  此时,老黄满脑子都想一睹小姑娘下身,脸上忙堆起了和蔼的笑意:“大爷给你瞧病呢,这不脱裤子我可看不了。

  ”黄大爷要看自己那个地方,她娘说过,这地方是不能随便给男人看的,陈月月纠结了一下,但想到黄大爷这是在给自己瞧病,而自己是他的病人,这应该可以吧。

  “俺自己来吧。

  ”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拖裤子,陈月月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望着陈月月牛仔裤子慢慢褪下后,逐渐露出的卡通图案小裤裤,老黄激动的心都快跳了出来,细细一看,那小裤裤上隐隐还有陈月月说的那种怪病的残留,这个发现让他立马有了强烈的感觉。

  而且老黄还能够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身为过来人的他非常清楚这是什么味道,这让他内心的邪念更加旺盛。

  “这样行了么?”陈月月低头抿着嘴,将小内内掀起了一个空隙,不知道为什么,接触到黄大爷那奇怪的眼神,她怪病好像又发作了,突兀的痒痒了起来咧。

  “可……可以了。

  ”老黄暗暗咽了口唾沫,呼吸都变了有些急促,慢慢凑了过去。

  “嗯……别摸,这地方可脏咧。

  ”触碰到老黄的手指,陈月月像触电了似的,打了个哆嗦,然后又羞答答的说。

  “俺这地方光秃秃的,俺娘说,男人碰了晦气。

  ”陈月月担心对老黄不好,善意的出声提醒。

  这陈月月下边分明是没经过男人的浇灌,发育的不太完善,闻言老黄停下了动作,语重心长道:“大爷一把年纪了,只要能给你把病瞧好,大爷啥都不在乎。

  ”说着,老黄又将手伸了过去,借着瞧病为由,占起了便宜,同时心头的那种渴望也越发强烈。

  “俺这病有的治吗?”被黄大爷的手碰着,陈月月莫名的想要叫出声,忙出声问道。

  不过说来也怪了,以往自己只有骑自行车的时候下边才会痒,不知道为什么,被黄大爷的手蹭着,竟也出现了那种感觉,又痒又难受。

  村里人迷信的很,黄大爷竟然不在乎自己是那样的,陈月月心里有点儿感动,主动将大腿分开了一些,好方便黄大爷瞧的仔细。

  “嗯,还好不太严重,就是治疗起来有点儿麻烦,大爷我有一个快速见效的方法,你愿不愿意试试?”仗着陈月月对自己的生理都不懂,想着自己又好久没碰过女人,老黄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开始老王对眼前的小姑娘邪念还不太重,咋说也是一个村的,自己不能干禽兽不如的事儿,可摸索了这么一会儿,他实在忍不住了,内心深处就像是住进了一个魔鬼。

  “什么方法?”陈月月稍稍松了一口气,疑惑的问道。

  老黄下边憋的厉害,陈月月大腿根儿又若隐若现,属实想要找个发泄口,可这姑娘虽然哪方面的知识不太懂,但脑子是正常的,就算是想要弄她,怕是也得慢慢来,而且装的还得像那么回事儿。

  “其实你这也就是阴气入体,只要用阳气比较重的药物涂抹上去,把阴毒排出来了,你的病慢慢也就好了,这药我这里倒是有,只不过……”说到这儿,老黄故意装的有些为难。

  “是治病的药比较贵吗?”想到家里的情况,陈月月脸色黯然了下来。

  “你这孩子,给你治病大爷怎么能要你钱呢。

  ”老黄义正言辞的说。

  “只不过涂抹也是讲究技巧的,得配合上大爷独特的手法才行,可你患处在那个地方,大爷还得帮你涂抹好一会儿,是担心你能不能接受,所以……”原来不是因为钱的问题,陈月月松了一口气同时,继而纠结了起来。

  刚刚只是被黄大爷看了看,用手蹭了一下,她就觉得这下边痒的要人亲命,现在却要让黄大爷在尿尿的地方涂抹好长时间,这怎么好意思呢。

  可是黄大爷好像真的疼自己,治病也不要钱,而且此时下边正痒的厉害,再耽搁恐怕真的会出事了,陈月月索性将牙一咬:“只要你不嫌弃俺那地方脏,俺就愿意。

  ”说话间,陈月月主动将小裤裤褪到了膝盖处,将那地方面向给了老黄。

  “大爷这就去拿药!”瞧见这一幕,老黄激动坏了,扭头就朝平时放药的房间走,心里暗暗寻思,这山里姑酿就是好骗,只要慢慢激发出她那方面的渴望,不愁吃不到这块儿到嘴的肥肉。

  “月月,大爷这就帮你排毒了啊,你忍着点。

  ”重新回到房间的老黄,耐着性子将药水滴在了掌心,有些颤抖的凑向了陈月月的大腿根儿,说是药水,其实就是一些无副作用的护理液,涂抹在皮肤上还带点刺激性的,能引起陈月月更强烈的反应。

  “嗯,谢谢你大爷。

  ”陈月月红着脸羞臊的说着,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但想到自己的病,却还是乖巧的分开的双腿,让自己的羞耻尽收老黄眼中。

  不知道为啥,当触碰到老黄沾满药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种触电般的感觉,奇怪的是黄大爷的手指还往里边钻,有种被蚂蚁啃咬的感觉,不光难受,还焦躁的很。

  “嗯……”那种奇怪的感觉让陈月月忍不住想叫两句。

  但想到黄大爷是在给自己治病,她只好拼命的咬着牙忍耐。

  老黄一笑,这小丫头未经人事,被自己用手疼爱着下边,才这么一(儿童益智故事)两下就遭不住了。

  “月月,你实话告诉大爷,这里是不是也涨涨的?”老黄兴奋的披着治病的外衣在陈月月下边进进出出的弄着,一会儿后,突然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饱满的部位。

  被他这么一弄,正常女人上边都会有所反应。

  陈月月自然也不例外,被他这么一问就羞涩的点点头回应了。

  “唉,你这孩子,阴气入体,怕是形成了阴毒流遍全身了,大爷得尽快帮你排出来才行。

  ”说话间,色上心头的老黄立马将手伸进了陈月月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团雪白,借着治病排毒的借口,按了起来。

  “啊……”被老黄极具技巧的挑逗着,上边的一对雪白又被突然抓住,陈月月忍不住叫出了声。

  要说陈月月对男女之事确实懵懂,被老黄这糟老头子袭击了胸部,竟也没有排斥之意,反倒是害臊的要命。

  或许是第一次被男人碰的缘故,身上两处禁忌都被老黄拿捏在手中,她身子几乎一下子就软了,有些喘不过气来。

  “月月,大爷也不想碰你这里,可是你的阴毒已经流到上面来了,只有两边一起排毒,阴毒才能在最快时间排出来,大爷都是为你好,你不会怪大爷吧?”察觉到陈月月强烈的反应,生怕这小丫头产生反感,老黄语重心长的说道,手上的动作稍微变慢,轻轻摩擦着她的肌肤。

  明明自己是下边难受,黄大爷却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部,陈月月虽然不是太排斥,但也有些疑惑,但听老黄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黄大爷是为自己好啊,这是在治病呢,并不是故意摸自己的,而且黄大爷说的似乎确实有道理,上边也被抓住之后,下边的传来的尿意是变的强烈了,应该就是刺激到了体内的阴毒。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d.aspx?3393.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d.aspx?6505.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d.aspx?7910.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d.aspx?1909.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d.aspx?3981.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d.aspx?7203.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d.aspx?411.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d.aspx?30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