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台灣 自拍 裸照,新手必看

我当即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幽香,脑海中回忆起她昨晚性感的样子,内心又开始激动起来。

  不过,林伊曼从早上开始就一直不给我好脸色,明显还在生气,再加上大成这个正牌男友也在边上,我只能老老实实的压下内心的邪念,不敢表露出来。

  车子开往景区的过程中,情侣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时候大成也会找我聊天。

  我的注意力全在林伊曼身上,只是随意敷衍的点头或摇头,懒得说话。

  林伊曼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针织长款短袖连身裙,前边是雷丝半透明的,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而不失端庄,十分美丽。

  在她聊天的过程中,她那芊细光滑的手臂会不时碰触到我的手臂。

  她或许是不经意,表现毫不在意的样子,但使得我的心神不住荡漾,那种冰凉光滑柔软的美妙触感,令我有些冲动。

  后来也不知道大成是不是昨晚征伐太过的原因,有些困意,很快便抱着双臂又睡着了。

  这时我注意到,林伊曼的一只手就放在我和她之间的座位边缘,一动也不动。

  我内心冲动之下,又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突然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林伊曼明显吃了一惊,没想到我会这么大胆,目光看向我的同时忍不住想抽出手,我(男女性故事)却死死的按住,让她没法挣脱。

  她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将手抽走,最终只得停止了挣扎,转过脸看向大成那边。

  虽然昨晚已经体验了一次,但再次接触林伊曼时,我还是难掩激动,她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显得格外柔软,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将其握在自己手里,当真叫我心神颤抖。

  我心里砰砰直跳,当着大成的面把玩她的玉手,有一种说不出的刺激感,没想到就在这时,林伊曼突然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男朋友。

  大成睁开了眼,还有些睡意,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她。

  林伊曼说道:“我们换个位置吧,我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大成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显然这也成了她摆脱我的理由,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做,不由自主的把手松开,眼睁睁的看着她和大成换了位置,中间隔开一个不能接触到的距离。

  我心里既尴尬又失落,只得透过大成偷偷用余光去瞄,林伊曼也没有任何想和我互动的样子,和昨晚找我按摩时的表现判若两人……不用猜我就知道,她肯定对我昨晚做的事情,一直心怀芥蒂。

  不过总之,她没把事情和大成说,也算是给我留下可以突破的机会。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总算到了景区的黑狐山。

  黑狐山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海拔有一千四百多米,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到此地游览。

  山上有三座寺庙,还包括仙人洞,铁索吊桥和缆车观光、玻璃栈道等等旅游景点。

  而我们这次要爬的,就是黑狐山的主峰,仙人峰说真的,对于景色什么的,我是半点都不感兴趣,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林伊曼身上。

  因为海拔太高,上山需要坐观光大巴,这次我和林伊曼分开坐了,她和大成坐前边,我坐在后边一直盯着她的雪白的后颈看。

  到了观光景点,众人下车,导游带我们到寺庙烧香。

  到寺庙的石阶又高又陡,听导游说足有3000多层台阶,一般游客都选择坐缆车上去。

  大成别看体格健壮,其实并不怎么爱运动,人也比较懒,一看山居然这么高,立刻就怂了。

  至于我,其实也不想累死累活的往上爬。

  坐缆车多好,舒服的同时,还能看美景看美人。

  倒是体格娇小的林伊曼,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坚持要爬山上去,还说这样才会显得有诚心,也可以锻炼一下身体。

  情侣两个产生分歧,一个想坐缆车,一个坚持爬山,都互不相让,争吵个不停。

  最终大成气的连缆车也不坐了,一个人在山脚下找了个凉快的地方待着,哪都不去。

  林伊曼也很倔强,没管自己男朋友,直接闷头就开始往上爬。

  我当然巴不得这俩人闹别扭,他们吵得越凶,我机会越大,见她们分开以后,选择跟着林伊曼,尾随她上了山。

  爬山这种事说到底还是很耗费体力的,我一个大男人,爬到一半的时候,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要不是眼前晃荡着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我估计早就直接放弃。

  而林伊曼也是累的满脸通红,衣服几乎都湿了,黑色的连身裙紧紧贴在身上,偶尔露出底裤,让我心动不已。

  突然间,林伊曼停下了,站在一层台阶上,扶着额头,身体微微摇晃。

  我吓坏了,赶紧跨前两步,跑到她身后,将其一把搂住她,温香软玉在怀,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林伊曼脸上红的发紫,全是汗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赶紧扶着她找一个阴凉的台阶坐了下来,一边给她递水,一边趁机在在她玉背上抚摸,帮忙顺气。

  有时候我都佩服自己,竟然能无耻成这样,这种情况下,还不忘占便宜。

  林伊曼喝了水休息了一会儿,脸色才好许多,而此时,我的手已经顺着玉背一路往下,放在了臀瓣上面。

  她横了我一眼,“摸够了没有?摸够了就给我拿开,是不是觉得我和大成吵架,你就可以趁虚而入!”“我能不能入,还不是得看你给不给机会。

  ”我笑嘻嘻的说道,不过却是把手拿开了,从背包里拿出一把折扇给林伊曼扇风。

  闻言,林伊曼狠狠掐了一把我腰间的软肉,但从眼睛里,可以看出她对我的一番殷勤很是享用。

  “嘶~”我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却美滋滋的,忍不住将身体又往她身边凑了凑,几乎贴着她坐了下来,软软的娇躯考上去非常舒服,不自禁的,我咽了一下唾沫,目光往下,转移到那两条光滑的美腿上。

  林伊曼个子很高,坐着时,两条腿显得很是修长,白皙细腻的肌肤看上去十分诱人。

  我内心有些冲动,一边替她扇风,另一只手则又开始蠢蠢欲动,想摸摸这双白腿。

  可林伊曼似乎能看透我的心思,我手臂才刚要有所行动,她就似笑非笑的盯着我:“之前我咋没发现你脸皮这么厚,脑袋里一会都不闲着,总想着法儿占我便宜啊。

  ”我被说的有点尴尬,伸出的手收了回来,干笑着说了一句。

  “哪有……”林伊曼哼了一声,把头偏了过去,过了好半晌,突然脸上一红,低声说道:“我……我想上厕所。

  ”我听了愣了一下,随后有些挠头,苦笑说道:“这半山腰哪来的厕所,要不……咱下山?”“不行。

  ”林伊曼立刻把俏脸板了起来,非常不情愿:“我才不要下去。

  ”我知道她这是跟大成赌气呢,女人也特别要面子,真要发起脾气来,除非男人先认错,不然她们根本不会先低头。

  刚才林伊曼和大成就是因为上山的事才大吵了一架,现在如果爬到一半就下去,她肯定觉得这是认输的表现,面子上挂不住。

  想通这点,我只能苦笑着说:“那行,咱继续往上爬,上面寺庙肯定有厕所!”“那你背我上去,我爬不动了。

  ”林伊曼说的理直气壮。

  我一听,嘴角忍不住开始抽搐,这他娘的不是开玩笑吗,我一个人爬都费劲儿,背着你,估计连路都走不动。

  谁知道,还不等我开口,林伊曼就眨巴着大眼睛给我丢了个媚眼。

  “背我上山都不愿意,你还好意思喜欢我?”我一下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心中暗骂一句小妖精,不过,好消息是能趁机吃些豆腐,这应该也是林伊曼默认给我的奖励。

  “好吧,我来背。

  ”我微微有些无奈的蹲下身去,下一刻就感觉香风扑来,一个柔软的身子落在我背上,那一对饱满挤压过来,舒爽的我差点没哼出声。

  

说着指了指陈正的下面,讳莫如深的笑了笑:“你不也是长大了。

  ”说完不动声色的笑着,陈正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装作不懂,手刚要碰到自己的敏感部位,还没开口,听见外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听声音是嫂子。

  陈正担心会被嫂子看出什么破绽,急忙推开房间的门,跑了出去。

  林子惠老远就看到陈正疯疯张张的跑了出来,还估摸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随后就看见刘玉芳从外面出来,身上穿着粉色的睡衣,冲她摆摆手:“嫂子,阿正想洗澡了。

  ”“洗澡?”林子惠转过头看着陈正,等走近才发现这个家伙的衣服全部弄湿,想起刘玉芳刚才说的话,心里已经明白过来,皱眉一把揪住陈正的耳朵,忍不住责备,“你现在真是胆子大了。

  ”“居然敢在人家的家里洗澡。

  ”林子惠气急,说话语气重了几分,虽然说平时也没少闯祸,可也不敢到别人家去洗澡。

  得亏是从小玩到大的刘玉芳,若是让别的人看见,还不得打死。

  “嫂子,我错了。

  ”陈正不停地求饶,这不过就是偷看她洗澡罢了,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小女人抓住把柄,治了他。

  以前他怎么没看出来,刘玉芳的手段如此高明。

  两个人打打闹闹着回了家,林子惠原本打算让他饿着肚子,可是看到陈正委屈的模样,心软了下来:“要吃什么?”“嫂子,我想吃炸酱面。

  ”陈正一喜,巴结着靠在林子惠的肩膀上,十分可爱。

  林子惠无奈的摇摇头,脚步却是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不多时便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炸酱面,放在陈正的房子里,然后往里屋走去。

  小宝还没有睡着,林子惠将他抱在怀里,斜靠在后面的柜子上,嘴里哼唱着摇篮曲,眼睛微眯着,快要睡着的样子。

  陈正吃了饭,一想到下午的场景,便克制不住心里的欲望睡不着,小心翼翼的走到里屋,看到嫂子瞌睡的不行,却还要哄小宝睡觉,不由得有些心疼,上前将怀里的小宝刚抱出来,还没挪开一步,原本闭着眼的女人睁开眼。

  看到陈正愣了愣,不过很快恢复过来,顺手将陈正拉到炕边坐下,并未将孩子抱住,只是打了个呵欠道:“怎么还没睡?”“我想跟嫂子睡。

  ”灯光下陈正的眼睛闪烁着清澈的光,林子惠怔了怔,很快回过神,想起前两天发生的事情,摇摇头道,“听话,去你自己的屋里睡。

  ”不管当初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可否认的是,她心里开始抵触陈正。

  不光是将他当成傻子,更多的是一个男人来看待。

  陈正当时一听就不高兴,趴在林子惠的身上不肯起来:“我不管。

  ”“你说你。

  ”林子惠颇为无奈的看着陈正爬到自己的床上,盖了被子闭着眼睡觉,突然不忍心再说什么,心里安慰自己,只要不多想,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然后躺在陈正的边上,望着头顶的木头发呆。

  这些年虽然有陈伟在外面打工挣钱,可除了陈正的费用,还有孩子的费用之外,他们压根就存不了多少钱,眼看着外出打工的每家每户,基本上都盖了楼房,而他们还是过去的样子,林子惠的心里就十分不是滋味。

  再想想刘玉芳那天说过的话,不禁有些心动,只要她努力,在城里应该也能挣钱。

  等家里的经济条件稍微好一点,她就不用离开家里务工了。

  听刘玉芳说服装厂现在招人,如果她去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

  次日,陈正一大清早就看见嫂子将小宝的东西收拾着,心里有些疑惑,揉着眼睛疑惑的看着嫂子:“嫂子,你去哪儿?”“听话,你乖乖在家坐着,嫂子把小宝送到娘家回来就给你做饭。

  ”林子惠温柔的说着,不等陈正有所反应,已经抱着小宝离开。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事情,自从嫂子听完刘玉芳说的话之后,心思就一直没有变过,如今这么急忙的送小宝回娘家,除了进城打工,还能是什么。

  果不其然,等嫂子将小宝送回家的当天下午,嫂子便带着陈正进城。

  因为有刘玉芳的帮忙,少走了不少弯路,刘玉芳安排林子惠去她所说的服装厂上班,待遇也算可以,将林子惠安排到裁缝区。

  陈正记得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嫂子缝缝补补,所以他并不担心嫂子会有什么问题,反倒是自己,因为装傻的原因,只能待在家里。

  想到这儿,心里多少有了一点点的愧疚感,陈正从最开始的帮嫂子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到后面的接林子惠下班,已经变成了习惯。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陈正发现有件事变得很奇怪,以往不在乎打扮的嫂子,开始对自己的穿着有了讲究,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开始化妆,俨然第二个刘玉芳。

  陈正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那天下午,他坐在狗尾巴草上,等嫂子下班的时候,却发现嫂子后面有人跟着。

  陈正不知道跟在后面的男人是谁,只是看到那个男人猥琐的表情的时候,心里突然觉得很烦躁,上前直接挡在两个人的面前,不满的看着那个男人:“嫂子,他是谁?”“你又是谁?”男人似乎没有想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男人对林子惠存有幻想,看样子,这个女人还是有点吸引力的。

  风韵犹存不说,最重要的是听话。

  “李总,他是我的小叔子,脑子有点问题。

  ”林子惠解释着指了指脑袋,李斌听罢,不由得嗤笑一声,搂住林子惠的肩膀,色眯嘻嘻的看着林子惠起伏的胸部,“你结婚了?”“是。

  ”林子惠点点头,不着痕迹的准备从李斌的怀里出来的时候,却被他更加用力的搂住腰,“我就喜欢结婚的。

  ”比起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他更喜欢这种少妇,打着打工的幌子,在外面勾三搭四,最主要的是她们好对付,只需要一点钱就能打发掉。

  比起那些刚踏入社会的纯情小处女,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陈正一看当时就炸了,愤怒的扑过去,走到他们二人的面前准备动手,看见嫂子的脸的那一瞬间停下,低着头,紧握双拳。

  他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会给嫂子惹上麻烦的。

  林子惠看了眼面前的阿正,皱了皱眉,从李斌的怀里出来,一张脸绯红,尴尬的看看李斌:“阿正已经来接我了,所以不用麻烦李总你送我了。

  ”说着转身牵着陈正的手准备离开,却被李斌叫住:“等等。

  ”陈正心里一紧,一想到那个家伙刚才贼眉鼠眼的样子就知道不好打交道,他还是要尽快想办法带嫂子离开这儿。

  “李总还有事吗?”林子惠转过身微笑着看着李斌,眉眼处已经有了不耐烦。

  不到四十岁的中年发福的男人,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为所欲为。

  “这样吧。

  ”李斌笑了笑,走到陈正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得不说这个家伙还真的挺壮实的,在厂里打个杂也不是不可以。

  况且有了这个傻子,他就不用担心林子惠造反。

  “厂里正好有个打杂的空位,我看你这个小叔子身体素质不错,要不来试试?”林子惠一听,眼睛亮了亮,随后转过头看向陈正:“你愿意吗?”毕竟陈正是个傻子,林子惠担心他会被别人欺负,而且最重要的是,从小到大陈正的所有事情都是她处理的,现在让他单独处理自己的事情,跟外人打交道,会不会受伤?陈正看着嫂子的脸,一脸欣喜的点点头:“我愿意。

  ”想当初嫂子带他来这里打工,不就是因为想要改善家里的情况,如今他已经恢复神智,留在厂里不仅能挣钱还能保护嫂子,何乐不为。

  “那就行。

  ”嫂子点点头,对着李斌千恩万谢,准备离开,临了上公交车的时候被李斌拉住,陈正还没有反应过来,嫂子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包装盒,李斌嘴里叼着烟,笑的无害。

  陈正现在才明白,这几天嫂子为什么会有钱买衣服,原来是这个家伙送的。

  不过陈正也不傻,这个男人肯定是对嫂子有所图,才会无事献殷勤。

  一路上嫂子(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都没有说话,陈正几次想跟她开口,看到嫂子愁容满面的脸,话到嘴边不自觉的咽了下去,就这么安静的陪着嫂子回家。

  出租屋离嫂子上班的地方不算太远,因为服装厂就在郊区,周围的出租屋也不算很高,嫂子租了两间平房,里面除了简易的木床之外,然后就是两床被子,再无其他。

  然后趁着他睡着的时候特地去外面买了不少必需品回来,现在住着也算是有了家的样子。

  等到了目的地,嫂子指着不远处的湖,笑笑:“阿正,今晚嫂子给你做鱼吃,好吗?”“好。

  ”阿正憨厚的点点头只当不知发生了什么,原本到城里来的时候,身上的积蓄已经花的不少,加上置办必需品,身上几乎没有多少钱,所以嫂子接受李斌的衣服,他能理解,而他接受李斌的工作,心里也很清楚。

  所谓的做鱼不过是为了给穷的揭不开锅,找了个很好的借口。

  果然,嫂子将手里的东西放下,便往不远处的湖走去,不算很大,顶多就是个水坑,里面的水货也不多,因为周围有不少的水稻,鱼算可以,陈正本想帮嫂子一起,却被林子惠拒绝。

  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一动不动,林子惠回到出租屋的时候陈正已经睡着,半趴在破旧的椅子上,头朝下,屋子里黑漆漆的,看着十分可怜。

  林子惠心中忍不住一阵心疼,走过去替他盖被子的时候,陈正醒来,看到嫂子温柔的侧颜,一时愣了神,半晌才反应过来,起身握住嫂子的手:“嫂子,回来了?”“嗯。

  ”林子惠点点头,贴心的将陈正额头上的汗擦干净,然后往厨房过去,说是厨房,不过是在两个房子相隔的地方搭了个简易的灶台,只是几个碗筷,加上调料品。

  陈正看着嫂子忙碌的样子,第一次感觉到心疼,发誓要努力让嫂子过上好日子。

  次日,陈正跟着林子惠去了工厂,虽说两个人在同一个厂里面上班,不过缝纫区离陈正还是比较远的,一天下来,除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见到林子惠之外,再没有见过。

  陈正担心林子惠会受什么委屈,下了班便去上次的地方等她,果然,老远就看见李斌对嫂子动手动脚,陈正气的不轻,跑上前直接拉住林子惠的手:“嫂子,我们走。

  ”“呦,你这个傻子还挺护短的嘛。

  ”李斌嘲讽的笑着看向林子惠,不过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有什么害怕的。

  说着,将手搭在林子惠的肩上,不顾林子惠的拒绝,态度强硬:“说好的今天晚上请我吃饭,怎么,想反悔了?”“不是这样的。

  ”林子惠连连摇头道,“就是我这两天手头有点紧张,可能……”这李斌虽然说只是个会计,可也不能轻易得罪,上次因为他将陈正安排到了厂里,林子惠出于客气,就随口说了句请他吃饭的话,没想到被这个男人记在心里。

  今天上班一整天的时间,就跟在林子惠的屁股后面,像是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你放心,我不挑食。

  ”李斌色眯眯的说完,不顾林子惠的拒绝,强制性的拉着林子惠往他的车上去,陈正当时看到直接急了,顾不得装模作样,将林子惠一把从李斌的手里拉出来护在身后,装作要打人的模样。

  李斌看他这个样子,心里的鄙夷更甚,挑衅的看着陈正:“怎么,你这个傻子想干什么?”在这个厂里,还没有那个人敢有担心对他动手动脚的。

  “李总,你别生气。

  ”林子惠打了圆场道,“阿正脑子不好使,你别介意。

  ”“我是可以不介意。

  ”李斌冷笑道,“那你不觉得应该对我有点补偿?”“可是我刚到厂里上班,真的没有钱请你吃饭。

  ”林子惠一脸为难,从村里带回来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还要给小宝存一点钱,他们两个人现在吃饭都成问题,怎么会有闲钱请别人吃饭。

  “没事。

  ”李斌直接打开钱包,从里面抽出两张钞票塞到林子惠的手里,“我就想吃家常菜。

  ”“今晚在你的出租屋,就当是请我吃饭了,好吧。

  ”“可是……”林子惠还想拒绝,看到李斌不耐烦的眼,话到嘴边咽了下去,认命的跟在李斌的后面,上了车。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e.aspx?6326.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e.aspx?1909.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e.aspx?7262.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e.aspx?1276.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e.aspx?424.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e.aspx?3805.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e.aspx?4887.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com/twe.aspx?4878.html